教育部官员:教育部一直想解决择校费问题

11,273 次浏览 评论关闭

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续梅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择校问题已成为影响教育公平发展的“顽疾”。为此,教育部一直在致力于治本之策,就是走扩大优质资源,走均衡发展之路。
华中师范大学教育科学院院长涂艳国如是说,“中国要从根本上解决择校问题,实现均衡发展,还需要相当长的历史过程。”
解决择校费问题要正本清源
现在怎么办?恐怕还得从实际出发。“择校和均衡不是分立而行,而是根据具体情况策略地交织在一起,基础教育均衡化,必然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主要是政府行为。”杭州市春芽实验学校校长刘晋斌说。
为了逐步实现义务教育的均衡发展,教育部2005年下发《关于进一步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若干意见》,要求各级教育行政部门把今后义务教育工作的重心进一步落实到办好每一所学校和关注每一个孩子健康成长上来,有效遏制城乡之间、地区之间和校际之间教育差距扩大的势头。
《广州市教育经费投入与管理条例》规定,市人民政府年度财政支出中教育经费所占比例应当不低于15%;区、县级市年度财政支出中教育经费所占比例,由同级人民代表大会审定。捐资助学费作为财政预算外收入,可作为财政对教育的部分投入,客观上起到了缓解义务教育财政投入压力的作用。
一位专家建议,应由地方人大着眼于民生大计发挥监督职能。一方面,监督政府扶持薄弱学校,促进教育均衡发展;另一方面,审核优势学校择校生比例,监督择校费必须流向薄弱学校。同时,由审计部门定期对择校费审计。在他看来,一旦利益链条被斩断,有关部门、学校收取择校费的动力荡然无存,择校费也就回归调节功能的本位。
政府要正本清源地通过弥补这些失职来消除新的不公,而不能依赖本已不公的择校费。
上述教育界人士说,在保证充足的义务教育经费的同时,教师和校长由政府机构进行轮换调整,保证各校师资力量和教学水平的相对均衡。
均衡教育的核心是实现师资均衡
“义乌已经开始了教育均衡的尝试。”楼曙光说。
楼曙光在义乌市上溪镇溪华小学当了三年校长,这是浙江义乌最基层的一个普通完小,“属于义乌的偏远山区学校”。
为了促进教育均衡,义乌市教育局把他从义乌最好的浙江义乌实验小学副校长任上,调到了这里。
“义乌想在区域教育均衡方面作努力。”三年基层校长带给他的经验是,“教育均衡真正有作用的是师资”。
义乌的环境比较好,学校配置基本上都已经到位,城乡硬件设施差异不大。也有一部分老师下到农村里去,但是这些实际上所做的东西还是太少,一年根本没起到什么太大的作用。“我觉得步子还是太小,真正做到教育均衡还有很多很多路要走。”楼曙光说。
农村好老师都往城里跑,农村学校里培养好了一个就走一个。所以教育界人士一致认为,教育均衡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老师的平衡。教师的轮换制度是政府对义务教育均衡发展进行宏观调控的有效措施之一。
教育部和各省都要求建立义务教育阶段校长、教师定期流动机制。按照优质校与薄弱校教师定期互派轮岗的制度,名校的优质教育资源还是能得到充分发挥。
校长流动机制实现应该不难,但是,实现教师资源的均衡分配可能吗?学者们认为,没有物质资源的均衡化、没有激励机制的实施,教师资源的均衡分配只能是一句空话!
怎样让老师流动起来?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技大学原校长朱清时的观点是,一个办法就是把教师变为公务员。其实欧洲、日本的教师都是公务员。既然是公务员,享受国家的相关待遇,那么就必须承担义务,就是5年一轮岗,在城市工作5年,就要到农村去工作5年。当然教师变公务员,也不是说一下子把所有教师都转为公务员,而是先把部分教师比如新上岗的青年教师和优秀教师变为公务员,让他们流动起来,这样逐渐增加中小学教师公务员的数量。
据了解,日本公立学校,教师都享受全国统一的公务员待遇,实行校长“任期制”和“轮岗制”。同样教师也实行定期流动,一般说来在6年内都会流动一次,这对均衡校间发展水平起到很大的作用,特别是对经济薄弱的地区,作用更为显著。由于师资均衡,在日本这么一个人口密集、各种竞争也极其激烈的国家,并无择校的狂热。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第一家教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Preferences as you’ve probably guessed, this is the area where cell phone tracker free for https://www.trackingapps.org you are able to manage how wallpaper wizard actually works

评论

太好了,沙发还是空的,要抢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