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五月, 2013

第一学校加盟合作须知NEW

编者按:秉持“与真理为伍”的办教育理念,第一学校发展成为是中国基础教育的领导者品牌,按规律教学,我们始终为孩子们提供真正好的教育。

第一,按规律教学
知识规律:任何学科都有其内在本质的必然性联系,这种联系将学科知识有机的组织起来,构成学科知识体系,这就是知识的规律;
学习规律A、全脑学习:人的大脑有着严格的分工,认识大脑,合理使用大脑才能事半功倍,左脑理性右脑感性,相得益彰,事半功倍;
B、身、心、灵:非智力性因素决定学习的成败,如果不按规律教学,扼杀孩子的天性,兴趣和动力,或者错误引导将孩子引导歧途,都会弄巧成拙的。

第二,一次性搞定
如何一才能一次性通过?除了过硬的课程能力,你还需要:
1) 系统训练:以考生的现状和学习目标,打造考生备考的知识和能力体系,提高针对性和学习效率。
2) 项目式管理:时间是最宝贵的资源,我们根据学生现状和考试目标,将学习任务合理分布在备考过程中,从年-半年-季度-月份-周-日-时-分把阶段性的学习任务排好,每个环节有明确的学习任务和质量标准,设置路标,确保按质按量完成学习任务,从而确保达成学习目标。
3) 模块化教学:一方面精心打造模块,确保每个模块的高品质,另一方面将模块按照知识内在的规律从易到难,从简单到复杂进行排列。根据学生的基础和学习能力,选择学习的模块,学习的方式和速度,实现个性化教学。

第三、百年大计,教育为本
1) 个人、家庭、国家和民族间竞争,归根结底是人才的竞争,而人才竞争的根本在教育。
2) 教育项良心工程,需要大爱,智慧和执着的人全力以赴的参与
3) 时代在变,孩子们在变,不变的是人性,不变的是学习规律,不变的的是更快更高更强的追求,不变是规律,变是个性,是时代特征,是因材施教

第四、加盟须知
1)超级校区服务
互联网+教育是第一学校的基本模式,第一学校提供强大的平台支撑。
2)欢迎洽谈加盟事宜
参与第一教育计划,请咨询021-61851676 联系人:官老师

After reading pierre’s get altered here spy apps for iphone great piece on mail

“授课”中南海

        没有上课铃,没有班长喊起立,只有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一句“开始吧”,中南海的集体学习课程在怀仁堂一上就是11年。

  至今共有140多名老师来到这里,给包括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在内的高层官员上了82堂课。不过,老师们有一个更谦逊的说法,叫“讲解”。

  自2002年第一堂课“开课”以来,11年间,平均每隔45天,中央高层就要会聚一堂,听讲不同主题的课程,既有“聆教”姿态,亦含“切磋”之意。其中,2006年集体学习次数最多有10次,2012年恰逢中共领导层换届,课程被压缩为4次。

  新一届中央政治局延续了集体学习制度。十八届中共中央政治局这半年来的5次学习会,都由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主持。

  11年来,请老师们来中南海上课已经成为中央高层官员集体学习的固定模式,它是中央咨询决策、凝聚共识的渠道,也向外界传达了这个国家未来发展动向的重要信号。

  “上课”很紧凑

  2002年12月26日,离正式上课还有一刻钟,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温家宝走进怀仁堂,老远就向许崇德和周叶中招手示意,连声喊“老师好”。让周叶中感到亲切的是温家宝称呼一同前往的许崇德教授为“许老”。温家宝走近后,紧握着他的手,说:“我们今天来听你的课,都是你的学生。”

  不久,胡锦涛迎面走来,首先与许崇德握手,还讲起了许崇德对宪法的贡献。课程原定于下午2点开始,但9个常委和其他100多名听课者1点50就到齐了。胡锦涛提议提前讲,争取让教授们多讲一点儿。

  这是中南海集体学习的第一堂课。来自中国人民大学的教授许崇德曾参与制订“54宪法”和“82宪法”,是宪法学泰斗;而来自武汉大学的教授周叶中24岁就成为中国宪法学学会最年轻的理事,代表法学界的新生力量。

  十六届、十七届中共中央政治局的第一堂课,都是在当届一中全会闭幕1个多月后开始的,学习的内容均与法律有关,邀请了法学专家来“授课”,所谓“先学法而后治国”。十八届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一次集体学习是在一中全会后的第3天举行的,习近平表示:“以深入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来开好局、起好步。”这次集体学习没有像往常一样请人讲解,而是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们谈体会,习近平发表讲话。

  上课的“教室”设在中南海怀仁堂的一个会议室。“可能大家对中南海有很多想象,其实中南海内很朴素,我们讲课的地点在怀仁堂,那里都是以前的老建筑,非常的朴素典雅。”这是中南海留给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研究院院长徐勇最深的印象。

  “课桌”则由一圈圈同心椭圆型的桌子构成。一般情况下,听讲人数约有五六十位。“学生”按由外向里、由后到前顺序,依次是各部委领导、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治局常委。总书记坐在最内圈的前头,讲课专家正好在对面。

  讲义印成了放大版,人手一份,“每讲到翻页处,总能听到齐刷刷的翻页声。”在这里授过课的时任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的黄宗良、时任中央党校党史教研室教授的陈雪薇有着同样的回忆。

  作为参与过授课的少数女性之一,陈雪薇说:“外界可能认为这样上课是务虚的,事实上是非常实际的。我们都掌握了材料和实例,不是在做报告,更不是汇报工作。好比老师们在办公室讨论问题一样,没有什么顾忌。”讲解中,陈雪薇发现中央官员们看着稿子听,非常认真,不时地在讲稿上勾勾画画。

  给中央官员们上了第一课的周叶中也表示:“领导们看问题的角度非常实在,在他们眼中没有什么敏感话题,也没什么禁区,谈的多是热点问题。讨论非常热烈。”

  整个学习时间一般在120分钟左右。通常是每位讲师按照既定计划各讲40分钟,之后30分钟用于讨论和提问,最后由总书记总结发言再宣布学习结束。不过,第一堂课就“拖课”了,周叶中回忆,原定下午4点半结束的课程,被延长到了下午5点多。

  和普通课堂一样,高层讲坛也会有人缺课、早退。黄宗良回忆,自己在讲解《如何加强中国共产党执政能力建设》时,曾庆红和李长春出访在外没能来上课。吴邦国和温家宝则在自己讲解完后就急匆匆地离开了会场。第二天,他从新闻中得知:吴邦国和温家宝“早退”是因为还有其他的重要国务活动。

  有时学习结束后,讲师们还意犹未尽。2003年“SARS”来袭时,到中南海讲课的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就在结语时表示,希望下次有机会再详细讲一讲中国公共卫生事业面临的根本问题。

  也有“学生”会主动要求“开小灶”。外交学院副院长秦亚青和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政治与经济研究所所长张宇燕就在课后和胡锦涛单独交流过金融安全的话题。

  中南海学习的课程表涉猎面极广,其中经济、法律议题出现的频率最高。此外,军事、科技、文化、教育、医疗、就业、社会保障等热点话题也是高层讲坛不可或缺的部分。

  与此前不同的是,新一届政治局这半年的5次课程,除去第一次集体学习未从外部请讲师、由习近平担任主讲外,第三、四次集体学习的“授课者”,也并非专家学者,而是中央部委的部级官员。

  中央党校教授王贵秀表示,这种现象以前很少见。事实上,在前两届77次学习中,授课老师出现官员身影的情况只有两次,分别在网络技术问题兴起之时和奥运会前夕。

  “备课”很复杂

  走进中南海,成为不少老师们履历中的重要一笔。可是,当他们站上高层讲坛之前,需要如何“备课”呢?

  从程序上看,中南海课堂是“先定题,再选人”。中央办公厅、中央政研室和相关部委机构共同牵头组织,先协商出一个意向性的题目或是由高层亲自点题,然后报中央审批,批准后再确定主讲人。

  “想要走进中南海,首先要是某一领域里最好的专家,政治上也要可靠。”曾于2006年为集体学习做过讲解的徐勇表示。

  绝大多数专家学者都是中共党员,所获的国际、国内荣誉不胜枚举。到中南海讲课的老师半数以上都拥有海外留学或担任海外访问学者的背景。在140多名走进过中南海的教授、研究员中,只有6名为女性。唯一的一名副教授林坚,来自北京大学城市环境学院。

  从每堂课的讲师配置来看,常常是由两名老师同时授课,年龄结构上“老、中、青”兼备,主要集中在45至55岁之间。最年长的有上世纪20年代出生的许崇德(当年73岁),年轻的有“60后”张西明(当年38岁)。

  据统计,中国社科院获邀参与授课的人次最多,达31人次。此外,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获邀参与的比例也比较高。

  其中,只有8位有过重复授课的经历。去年年底刚给新一届高层讲解“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深化改革”的王一鸣,来自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宏观经济研究院。这是他第三次给高层上课。面对媒体的采访要求,王一鸣表现得相当低调,“我事先答应了要保密,我得遵守纪律。”

  被邀请的专家、学者多以教授、研究员的身份进入中南海授课。事实上,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在其所在单位拥有一定的领导职务,比如中国社科院所长等;亦不乏一些专家学者由仕途转向学术,比如:中央党史研究室教授曲青山原为青海省委常委;农业大学教授程序原为农业部科技司司长;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教授袁振国原为教育部社科司司长;社科院研究员裴长洪原为杭州副市长;国防科工委专家咨询委员会研究员栾恩杰原为国家航天局局长。

  不过,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社会工作系副教授葛忠明表示:“事实上,从国务院到各个部委都有自己的专家组,但它们的问题在于,跟政府关系太过紧密。”他认为,决策者需要倾听客观的、准确的事实。

  定好人选后,给老师们“备课”时间并不一致。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周弘在2007年11月接到了来自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电话通知,此后半年他都在紧张的准备工作中。而周叶中则回忆说,自己在接到讲课任务后,只有15天时间备课。

  在中南海上课被视为殊荣,因而竞争也十分激烈。有些时候,课题组不止一个,颇有些竞标的意味,谁准备得更好,就让谁上,另外也可以在意外情况下做应急候补。

  进中南海授课,在程序上主要由推荐主讲者、选拔主讲者、撰写初稿、几轮甚至几十轮讨论修改、定稿、正式讲课座谈等环节组成。“每一句话、每一个提法都必须经过深思熟虑。我对讲稿进行了反复修改10多次。”周叶中说。

  正式上课前,还要经过三轮试讲,课题组成员、相关部委官员和中央政策研究室负责人都会到场听讲。从讲课内容到语言表达——包括语音、语调、语气、语速等——都有专人提供指导意见,老师须练习到各方面都满意为止。

  “课后”有深意

  下课后,老师们坐着黑色小车从中南海西门离开,留下的上课内容则成为外界观察中南海动态和决策的风向标。

  由于中央政治局每次集体学习都具有很强的针对性和现实意义,因此海内外的观察人士已将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的内容作为透视中国动向的一个窗口,从讲课时机和主题确定,以及集体学习后已成惯例的总书记总结讲话中一窥政策动向。

  “从中央政治局11年来的课程以及所出台的政策,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大体趋势:当年讲课的内容,都是一段时间内中央政治局比较关心的问题,制定政策也好,做决策也好,都需要事先进行学习,于是就请学者或者专家来讲课。”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毛寿龙说。

  “集体学习实际上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就开始了,不过以前只学法律,就叫法制讲座。1989年江泽民任总书记后基本上是每年1~2次,每次是一个人主讲。”在中央集体学习形成制度前,就参与了两次法制讲座的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所长李林解释说。

  经济观察报记者查阅新闻发现,几乎所有的地方党委也都进行了类似中央政治局的集体学习,不少地方政府和企业专门请曾给中央政治局讲过课的专家前去授课。

  而讲师们把到中南海授课看成使自己的所学所研发挥影响力的途径,个人的学术思想能够经由决策走向实践。

  两次走进中南海上课的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研究所所长蔡昉就曾表示:“经济学家影响政策通常有三个途径:第一,做行政官员,把自己对经济问题的思考转为国家政策;第二,给政府做顾问;第三,做研究并发表相关的文章和报告,潜移默化地影响决策者。”蔡昉无疑是第二种和第三种路径的最好结合者。除了在中南海上课,他还通过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共产党十七大代表等身份,为国家发展出谋划策。

  授课老师的前途也颇有意思。近日,刚刚履新北京市委常委的李伟,2010年在中南海上课时还是中宣部副秘书长兼任全国宣传干部学院常务副院长,后调任国家广电总局副局长;早在1994年就进入中南海参加法制讲座、时年39岁的华东政法学院教授曹建明,如今已是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2004年授课时还是同济大学校长的万钢,在三年后正式担任中国科学技术部部长,并于2008年任全国政协副主席。此外,为数不多的女性讲师江小涓,从社科院研究员到国务院研究室副主任再至国务院副秘书长,如今已列席十八大中央候补委员。惟一的副教授林坚虽然没有从政,但是在授课一年后被评为教授职称。

  当然,近期因为生活作风问题,免去其中央编译局局长职务的衣俊卿也是中南海讲师中的一员。上课时,他还只是黑龙江大学校长,三年前他从黑龙江省委常委、宣传部长上调任中央编译局局长。

  另外,中南海讲堂上也衍生出副产品。比如曾经在央视热播的纪录片《大国崛起》就与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15世纪以来世界主要国家的发展历史”颇有渊源。

  据《大国崛起》总编导任学安回忆,2003年11月底的一个清晨,他在上班途中听到收音机里播报了这条新闻,因此产生了做一个记录片的兴趣。该纪录片正式进入筹备阶段后,任学安还请了当时为中央政治局讲授这个主题的北大教授钱乘旦担任了学术指导,参与了片子的创作工作。(经济观察报 记者 沈念祖)

我的仕途网:www.shitu.me

Desktop app https://www.cellspyapps.org upon first launch the shelfster bookmarklet works more or less the same way as the desktop app and is ideal if you are behind a corporate firewall that restricts user installations

春蕾计划2013暑假雷霆出击

按规律学习,方能事半功倍,
敬请期待!

Oh, and don’t forget you’re meant to change these passwords every few www.celltrackingapps.com/free-sms-tracker-without-access-to-target-phone/ weeks

家庭性教育:孩子把玩隐私部位咋办?

         在陪伴孩子成长的过程中,对孩子随时抛来的性话题、突然呈现在你眼前的性行为,毫无心理准备的你会不会被吓一大跳?那种心情是不是又羞又急,不知所措?假如你也遇到过类似下面的场景,该如何正确、机智地面对呢?

  儿子要扮女孩子,怎么办?

  阳阳是个3岁半的小男生,特别喜欢看动画片《喜羊羊和灰太狼》。有一晚,他看完动画片,跑到妈妈的房间翻找着什么。过了一会儿,一个穿着花裙子、满嘴涂着口红的“小姑娘”出现在妈妈面前。妈妈哭笑不得:“阳阳,你这是怎么啦?怎么这样打扮?”阳阳竟然一边扭着腰走路一边得意地说:“妈妈,我是美羊羊,我要当美羊羊。”“美羊羊是女孩子,你是男孩子,怎么可以当美羊羊?”儿子坚持说:“我就要当美羊羊,美羊羊漂亮、可爱,会打扮,我也要像她一样漂亮、可爱。”

  妈妈可能会采取的粗暴行动

  妈妈一把拉过阳阳,生气地训斥:“胡闹!你是男孩子,美羊羊是你当的吗?那是女孩子当的!”没想到阳阳更倔了:“我要当女孩子,我不当男孩子!”急得妈妈把阳阳拉进洗手间,强行给阳阳洗脸,脱掉裙子,换回原来的裤子。阳阳很委屈,哇哇大哭。

  教育观察

  阳阳真的如妈妈所担心的那样,是性别认同错位吗?性别认同是指对自己是男是女的生理、心理和社会身份的认同和确定。孩子从3岁左右就有了初步的性别意识,能逐渐认同自己的性别身份,所作所为能符合社会期待的性别角色。但仅从上述案例中看,不能简单判定孩子有性别错位。

  如果生活中不缺父爱、常有父亲陪伴,且大人没有刻意把男孩当女孩来养育(比如有意给男孩子穿女性衣服、扎小辫、常常对他说‘你要是女儿多好’等),孩子平时在性别认同方面正常,就不必大惊小怪、过于紧张焦虑。

  人的天性是爱美的,人人都有审美需要,更何况是孩子。孩子对动画片里的角色从喜爱到模仿也是正常的,因为模仿是孩子的天性。所以,与其紧张地认为这是孩子的性别错位,不如说这是孩子单纯的喜爱、崇拜。只要引导得当,根本不是问题。

  可以参考的机智应对

  这位妈妈可以这样做

  一听儿子要当美羊羊,立即赞扬阳阳:“是啊!漂亮、可爱的美羊羊人人都喜欢,对吗?我们的阳阳真有眼光,懂得什么是美。”这样,孩子会因为妈妈的赞扬、肯定而高兴,这也是在培养孩子的审美意识。妈妈还可以继续延伸:“那么,美羊羊除了漂亮、可爱,还有什么好的地方?”鼓励孩子找出美羊羊的优点,比如多才多艺、心灵手巧、善解人意、宽容真诚、温柔乖巧等,引导孩子学习美羊羊身上的优秀品质。

  如果孩子执意要当美羊羊,不妨把孩子的这种行为限定在游戏里。可以对孩子说:“哦,你是想玩扮家家游戏是吗?好啊,妈妈和你一起玩。”然后和孩子一起玩角色游戏,扮演电视剧里的各种角色。这样做的好处是,扩大角色范围,转移孩子对美羊羊的注意力,拓展审美范围。

  把玩隐私部位,怎么办?

  妈妈端着洗好的衣服准备到阳台上晾晒。拉开阳台门,眼前的一幕吓了她一大跳:5岁的儿子正趴在一张半米高的长凳子上,两腿夹紧,在凳子上扭来扭去,左右摩擦,脸上涨得通红,一副兴奋的样子。

  妈妈可能会采取的粗暴行动

  妈妈的眼睛下意识地瞄向阳台外面,看看楼对面的人有没有看到孩子的“丑恶”行径。虽然没人看到,但还是惊慌不已,脚一跺,压低嗓门喊:“你在搞什么鬼?还不给我起来!你真丢人!”玩得正起劲的儿子被妈妈愠怒的表情吓了一大跳,一不留神,从凳子上滚了下来。妈妈立即把他拉进屋,继续训斥:“你怎么这么不知羞耻,做那种下流动作!”孩子一脸的无辜,不知自己犯了什么错。

  教育观察

  根据弗洛伊德性心理发展理论,3至6岁是孩子的性器期。这个阶段的幼儿喜欢玩弄自己的性器官,通过手淫、抚摸的方式获得生理和心理上的满足。这和道德无关,因为孩子在这个阶段还没有道德观念。但是很多家长由于受传统观念的影响,总是把幼儿的这种行为与不道德、下流、罪恶联系起来。加上这个时期的孩子,其行为几乎暴露在光天化日下,简直让妈妈无地自容、羞愧难当。自然,应对的方式就是打骂、制止,使孩子小小年纪就背上了沉重的心理负担。

可以参考的机智应对

  应该说,孩子在家或没人的地方偶尔玩弄生殖器对健康并无大碍,这和孩子的好奇心、对自身的探秘有关,也是为了满足自身生理和心理的需要。

  突遇这种场景,妈妈不妨视而不见,并找话题来转移孩子的注意力。比如,妈妈看到孩子阳台上的一幕后,神情自然地说:“宝宝,刚才桌上放的一包地瓜干哪儿去了?快去帮我找找。”这样,既避免了母子双方的尴尬,又保护了孩子的自尊心。

  当然也可以直接了当地对孩子说:“宝宝,告诉妈妈,你在干嘛呢?是肚子不舒服吗?”如果孩子不好意思说,就不要再追问,立即拉孩子起来,并转移话题;如果孩子说:“我在玩小鸡鸡,好舒服呢。”这时妈妈不妨说:“这样不太好啊,你看,现在在外面,人家看到了多不好啊!这是私密部位,不能让别人看到的。再说,这样玩很不卫生,小鸡鸡会受伤,会疼的,以后会生病的!可要保护好它哦!”

  此外,为了避免这种状况经常发生,家长要天天给孩子洗下身,穿宽松的内裤,避免对生殖器的刺激,也要多培养孩子其他方面的健康爱好。

  非要亲亲嘴,怎么办?

  “唔,唔,不可以的!这小子怎么这样!”妈妈把头扭向一边。这是睡觉时间,每天晚上睡前,妈妈都要在儿子乐乐可爱的小脸蛋上亲吻一下,乐乐也会在妈妈的脸上回亲一下。可今晚,乐乐却一反常态,要求嘴对嘴地和妈妈亲:“妈妈亲嘴,亲嘴。”这下可把心惊肉跳的妈妈给吓跑了,跑到丈夫那儿“告状”,商量对策去了。

  爸爸可能会采取的粗暴行动

  乐乐爸听完妻子的“告状”,怒气冲冲地闯进儿子的房间,对孩子一顿怒斥:“你,你这臭小子,怎么可以和妈妈胡来?”乐乐却说:“电视上男的亲女的不都是嘴对嘴吗?”“你这小流氓!好的不学净学坏的!”说着掀开乐乐的被子,把乐乐的身子翻过来打他的屁股。这时,妈妈心疼地跑来骂乐乐爸打得太狠了,乐乐抱着妈妈大哭……

  教育观察

  这个案例中,乐乐的“突袭”行为令妈妈大惊失色,手足失措;令爸爸失去理智,粗暴对待孩子。两个人把事情弄得一团糟。

  现代社会信息多元化和开放性的特点,使孩子有条件接触关于性的视听画面。乐乐的行为或许是出于好玩、想尝试的心理,只是想模仿电视里成人的动作;或许并不理解亲脸和亲嘴有什么区别,以为都是爱妈妈的表示。但不管哪种,都不是孩子的错。因为孩子的认知是有限的,思想是单纯的。

  可以参考的机智应对

  遇到孩子要求和大人亲嘴时,妈妈可以先拒绝这种行为,事后告诉孩子理由:“宝贝,我知道你很爱妈妈,我们互相亲吻是妈妈爱宝宝、宝宝爱妈妈的表示,对吧?妈妈很感动。不过,我们亲脸就可以了,不能亲嘴的。”如果孩子问为什么,则可以这样答:“亲嘴是两个大人之间一男一女用来表示爱情的方式。这是大人,而且是一男一女之间的游戏。我是大人,你是小孩,我们表示的是亲情,这是不一样的。”如果孩子还要问什么是爱情、亲情,不妨用孩子可以理解的话来通俗地解答。

  TIPS:父母必知的三“不”原则

  父母在生活中随时都有可能遇到宝宝关于性的尴尬事,为了能正确处理并恰当引导孩子的行为,父母需要把握好三“不”原则:

  1.不上纲,不上线。孩子所提的性问题、所做的性行为,都不要把它上升到道德层面。如果上纲上线,就会做出打骂、羞辱孩子的行为,给孩子带来恐惧、焦虑,加深罪恶感,影响他对性的正确认识,甚至形成性心理障碍。

  2.不急躁,不粗暴。面对孩子的性行为,家长要冷静下来,理性看待,寻找对策,不要情急之下做出打骂行为。如果当时不能机智地想到对策,除了危险的行为(比如男孩要脱掉女孩的裤子玩性游戏)需要及时制止外,一般情况下可以轻度处理:打岔、转移话题或视而不见,保护孩子的自尊心,事后再思寻对策。

  3.不搪塞,不欺骗。如果孩子向你提出不好回答的性问题,比如“我是从哪里来的?”“爸爸趴在妈妈身上干什么?”等,也不要拿不科学、不正确的话来搪塞或欺骗孩子,可用孩子的年龄段能听懂的通俗语言简单地讲解。如果实在答不上来,则要如实地告诉孩子:“这个问题妈妈一时也答不上来,我回家后翻翻书,找到答案了再告诉你好吗?”

That’s why it is very important to make a right http://domyhomework.guru/ choice, when looking for writing help

公务员面试重在“三观”

王 君
上海2013年度公务员面试本月30日将在全市同步展开。每到临考际,总见考生急,书读不算少,辅导跟着跑,真题获得到,答案也背了,可当面试结果一公布,惊讶之状难言表。究问个中因,关键不得要。面试向来无答案,若说标准在“三观”:问之以是非而观其志、咨之以计谋而观其识、察之以为人而观其情。

高考经济再升温,上海5550人预订“高考房”

         又是一年高考时,各大商家纷纷在“高考经济”上动足脑筋——“高考房”、“高考餐”再度火热起来。来自淘宝等在线网站的最新数据显示,目前出现“高考房”预订井喷的城市中,上海以5550人的预订量高居榜首,北京、广州、深圳、杭州等紧随其后。其中,位于高考考点附近的经济型酒店成了家长们的第一选择。从目前市场情况来看,星级酒店多半是降价搞促销,而考场周边的经济型酒店却为“高考房”上调价格。

  “高考房”关键要近

  尽管距离今年高考还有10来天,“高考房”的预订却已进入高峰。淘宝旅行的数据显示,高考期间(6月6日-6月7日)酒店的预订量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135%,全国共有超过4万人通过淘宝旅行预订了这两天的酒店。

  数据分析结果显示,家长选择“高考房”最重要的因素是与考点的距离,其次是环境,最后考虑的才是价格。而和往年“高考房”的火热相比,今年的预订出现了星级酒店“遇冷”,经济酒店“火热”的现象,而100至300元左右的房间最受家长青睐。

  从具体的预订情况看,考场附近的布丁、7天、如家、莫泰168、锦江之星这些经济型酒店的咨询和预订量都较为火爆,价格也比平时高出30元至50元。记者从华住酒店集团了解到,目前旗下汉庭、全季、星程等酒店各门店都迎来了数波“高考房”的集中预订,酒店大厅还将对所有高考考生及家长免费开放休息区域并提供消暑饮用水。相形之下,大部分星级酒店均针对高考推出了比平时预订价还要低的房间,价格多在500元至700元,含有丰富的自助早餐,有的酒店还对入住酒店的考生及家长另外给予优惠,但入住率仍然不高,只有五成左右。

  短租房成了“黑马”

  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短租房”依靠着价格适中又能洗衣做饭,成了“高考经济”中一匹新生的“黑马”。记者了解到,短租公寓价格通常比酒店便宜,家具、厨灶等设施基本一应俱全,部分公寓还会提供免费打扫卫生等服务,因此获得了家长和考生的青睐。值得一提的是,很多家长订“高考房”时特别要求附带厨房,原来考生们喜欢吃父母做的菜,家长也怕孩子吃外面的东西万一吃坏肚子,影响考试。因此,带厨房的酒店房间销售情况更好。一位考生的母亲表示,“和普通酒店相比,短租房能给孩子洗衣做饭,环境跟在家里差不多,孩子的压力也会小一些。”随着“高考房”受热捧,对不少考点不在本校的考生而言,考试期间如何用餐也是个问题,敏锐的商家又捕捉到了这一商机,“高考餐”也正同步升温。据了解,家长和考生选择“高考餐”同样会考虑:离考点近、条件好、附带休息设施等因素,而考点附近的餐厅在高考期间基本都推出了两人份、三人份的午市套餐。

The grange on main write my essay https://www.silveressay.com/ street for their cocktails and appetiz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