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家教:教改应啃下行政化这块“硬骨头”

114,713 次浏览 评论关闭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昨天下午与广大网友在线交流时说,《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第二次公开征求意见就在今天,很多大家关注的教育改革问题,会反映在《规划纲要》当中。

       此前,温家宝在围绕《规划纲要》制订进行的五次座谈会上指出,《规划纲要》应该反映国家的意志、决心和战略眼光,让人民看到希望,从而增强对中国教育的信心。从他和网友交流中所提到的几方面教育问题看,《规划纲要》将直面现实教育问题,力求创新与突破。

       针对学生过重的课业负担,温家宝说,“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要减轻学生过重的课业负担,启发他们的智力和能力,让他们学会动脑、动手,学会做人,使他们有坚强的意志和强健的体魄”。减负已成中国教育的老大难问题,要破解这一难题,必须抓住招生考试制度改革这一“牛鼻子”。

       从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各地的“高考改革”不断,但都未从根本上打破“一考定终身”以及“教招考一体化”的局面。因此,探索“教招考”分离,扩大学生选择权,实行多次选择、多元录取、重点考察学生能力与素质的招生考试新制度,这是走出“越减负学生负担越重”怪圈的必然选择。

       温家宝谈到,“现在的教育确实存在许多问题:一是教育行政化的倾向需要改变,最好大学不要设立行政级别;二是让教育家办学,教育家第一热爱教育,第二懂得教育,第三要站在教育的第一线,不是一时而是终身。”

       教育去行政化,这被认为是教育改革中最难啃的“硬骨头”,其中就包括大学的行政级别。这是一个既涉及政府管理高校模式调整,又牵涉众多现实利益调整的课题,在我国的高校中,有30多所高校的校长、党委书记是副部长级干部,有几百所本科院校的校领导是正厅级。推进这一改革,显示出教育去行政化的决心,而如若这一难啃的骨头也被啃下,高校的办学自主、学术自治、教授治校,有中国特色的现代大学制度建设,也就成了应有之义。

       与此同时,按照教育家而非官员的标准选拔校长,让校长一心办学,而不是追求短期的政绩,追求官位升迁,这才能让学校回归教育本位,回归作为教学单位的属性。就如人民教育家霍懋征,她在几十年的教育生涯中,有各种升迁的机会,但她都没离开小学。温家宝说,她最让我感动的一句话就是“没有爱心就没有教育,没有学不好的学生,只有教不好的教师”,她是把爱整个倾注在教育一线的。正是这种教育家情怀,让她获得了全社会的尊重。

       在线交流时,温家宝还提到新生代农民工的问题:“我觉得他们比老一代的农民工还有一些特殊的困难。第一,他们许多生在城市,在农村没有土地,也就是说没有生产资料;第二,他们长期在城市生活,对农业生产也不熟悉;第三,他们许多人没有解决户籍问题,因此,他们的恋爱、结婚,以致将来子女上学等一系列问题都需要妥善加以解决。”

       农民工子女的求学问题,是关系到教育公平的大问题。目前,按照国家的政策,农民工子女可在城市进义务教育学校求学,但却难以在城市就地参加高考。只有妥善解决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义务教育后在当地的升学,才能真正落实公民的平等受教育权。

       以扩大公平为基点,抓住当前教育问题的“牛鼻子”,啃下制约教育质量提高的“硬骨头”,教改才能给公众以信心。

There will be plenty of poring over this quarter’s results to be done before then though, so expect a healthy round of apple is parental control android app doomed rhetoric soon enough

评论

太好了,沙发还是空的,要抢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