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培训市场迅速洗牌 岂是一个“乱”字了得

16,793 次浏览 评论关闭

字典里笔画最少的字是“一”,但广州教育培训市场并不像“一”那么平稳。在过去的一年里,有的机构“火”了,有的机构“走”了。教育培训市场正在快速洗牌,不仅是“草根”,一些百年老店或者是“行业一哥”,不创新也难逃被淘汰的命运。

关键字

今年最为人称快的事是北京理工大学教授杨东平在博客上写出“奥数对少年儿童的摧残之烈,远甚于黄、毒、睹,远甚于网瘾网迷”。不少家长为了考上奥校,或在小升初考试中占有优势,不顾孩子的天赋和兴趣,给孩子报读“奥数班”,出现了“全民奥数”的局面。

人们欣喜地看到,成都市教育局开风气之先,痛下决心,整治“疯狂奥数”,包括:教师校外兼职教奥数将被严处甚至开除;民办学校小升初或初升高的“自主选拔试题”不得有奥数内容等,这对于饱受奥数之苦的孩子和家长来说,无疑是一剂甘露。

中外合作办学之乱则出现在高校。许多中外合作办学属于统招计划外招生,一不受名额的限制,二不受成绩的限制,来者即可报名,一半学习在国内,一半学习在国外,学习结束可以获得国外的学位。由于许多中外合作办学没有在教育部门备案,学生的权益难以保障,甚至落入国外某些“野鸡”大学。

职业资格证考试的混乱也是多年来的“陈年旧弊”了,“证出多门”的问题一直没有有效的解决途径。此外,早教、托管班、夏令营都是“三不管”的区域。

关键字

2009年最火的培训项目莫过于课外辅导。越来越多的机构发现了中小学蕴涵的消费潜力和家长的埋单能力,大举进军这个被视为“富矿”的市场。我们在广州市场看到了从北京来的学大教育,从上海来的精锐教育,从香港来的英讯·理想教育,从日本来的公文教育,还有土生土长的卓越教育。越来越多的课外辅导机构已不满足于“走路”的速度,于是引入风险投资“奔跑”起来,并寄希望于上市。

日本和韩国课外辅导市场庞大,据统计,目前日本课外培训机构数量已经多达5万家,培训项目几乎涵盖了学校的所有课程。广州的课辅市场与北京和上海相比,还逊色不少,更不用说日韩。中小学课外辅导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成为整个教育培训市场的主流。

就业困难使越来越多大学生把公务员作为理想选择,于是公务员考试成为中国第一大考,“考碗族”出现了,紧接着“嫁碗族”也出现了。在超过九成人成为“炮灰”的现实下,一部分人开始热衷于寻求各种门路和捷径。“万元包过班”等公务员考前培训借势而生,本报曾经征集网友的公务员考前培训经历,有网友便称“万元包过班”纯属忽悠。

关键字

暑假记者调查发现,广州竟然难觅千元以下的夏令营,富有特色一点的军事夏令营、戒除网瘾夏令营收费八九千元,而最高端的海外游学夏令营,一周下来多达三四万元。

夏令营的收费并不是个案,综观现在的培训市场,收费基本上是以“千元”、“万元”为单位。一对一课外辅导、动漫游戏、“全封闭英语”全是价格少则过万元,多则数万元。“万元时代”下的求学者,少了白领,多了家长。有人称,未来家长是教育培训课程的最大买家。

除高端培训课程之外,广州幼儿园的收费也不菲。记者在今年所做的一次大调查中发现,幼儿园的学费堪比大学生。

学费贵的还有番禺某些楼盘的学校。“新移民”为了子女读书或花费昂贵学费进小区内或附近的民办学校,或支付一笔捐资助学费,到广州老城区或附近村的学校读书。

关键字

领改革风气之先的广东家长们对于出国留学格外重视。一来可以享受国外的优质教育资源,二来可以回避国内激烈的高考,从小做一个“国际人”。

吴比的出现,让大家找到了学习的榜样。有些家长了解到,原来还可以把孩子送到英国读小学。其实,在广州本地也有相当多的国际教育资源,这包括IB国际学校、预科学校和低龄出国项目。

除了国内的高考外,“洋高考”也不失时机在广州抢滩。4月20日,继“美国高考”、“英国高考”之后,“澳大利亚高考”正式落户广州。此外,广州一些名校办的民校也正在洽谈引进国外高中阶段课程。

目前广州学生参加“洋高考”有两种形式:一是学校开设国际课程直接对接“洋高考”;另一种是学生通过语言培训后参加“洋高考”,如美国的SAT和ACT考试等。

Iphone4,1 and iphone4,2 most likely refers spyera software free download to next-gen cdma and gsm iphones, and ipad2,1, ipad2,2, ipad2,3 refers to next-gen wi-fi only, gsm and cdma ipad 2 models respectively

评论

太好了,沙发还是空的,要抢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