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家教观-第一家教整理

13,239 次浏览 评论关闭

易中天教授的《品三国》里曾辟专题分析曹操的家教问题,并引用了曹操自己的诗(《善哉行》):“既无三徙教,不闻过庭语”,来印证曹操的家教不好。“三徙教”就是大家都熟悉的孟母择邻的故事,孟子的母亲为使孟子有一个好的成长环境,竟三次搬家,叫做孟母三迁。 “不闻过庭语”则是讲孔子的家教故事。

陈亢问于伯鱼曰:“子亦有异闻乎?”对曰:“未也。尝独立,鲤趋而过庭。曰:‘学诗乎?’对曰:‘未也。’‘不学诗,无以言。’鲤退而学诗。他日又独立,鲤趋而过庭。曰:‘学礼乎?’对曰:‘ 未也。’‘不学礼,无以立。’鲤退而学礼。闻斯二者。”陈亢退而喜曰:“问一得三,闻诗,闻礼,又闻君子之远其子也。”

——《论语·季氏第十六》

陈亢,字子禽,是孔子弟子。伯鱼,名鲤,孔子之子。这个陈亢很有意思,或者说他很有不畏权威的怀疑精神,老是去琢磨、研究自己的老师。我们在《青师读<论语>》第十八集里就介绍了他对孔子周游列国的行动不理解,认为孔子想做官,结果被子贡教训了一番。现在他又开始怀疑孔子的师德,陈亢以为,伯鱼是孔子的儿子,孔子或有特别的秘诀教给伯鱼。所以问:“子亦有异闻乎。”伯鱼回答说:“未听过特别的道理。”为了证明,伯鱼将他在家中与父亲的两次交流告诉陈亢。

一天孔子站在庭院里,孔鲤“趋而过庭”,什么叫“趋”呢,就是低着头,小步快走,是表示恭敬的动作,在上级、长辈面前要“趋”。那么孔鲤看见父亲孔子站在庭院里面,于是低着头“趋”而过之。孔子说站住,学诗了吗?没有。“不学诗何以言”,你不学诗怎么会说话?是,退而学诗。又一天,孔子又站在庭院里,孔鲤又“趋而过庭”,孔子说,站住,学礼了吗?还没有。“不学礼何以立”,不学礼你怎么做人?是,退而学礼。

孔子很重视诗歌对人的教化功能,他曾亲自编删古诗以成《诗经》。好的诗歌不但会锻炼人的想象力和创新力,寄托人们的感情,而且通过诗歌的熏陶会使人的灵魂得到升华,因此孔子说:“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论语·阳虎第十七》)其次,孔子要求弟子们“博学于文”外,还要“约之以礼”。不学礼,求学、办事,都不成功,学礼非常重要。对于“礼”,此前已有专题论述,这里不再赘述。

陈亢回去高兴地说:“我问一个问题,得到了三个收获!知道了诗的重要,又知道了礼的重要,还知道了君子不偏爱自己的儿子。”其实,孔子并不是不想偏爱儿子,而是实在没有什么可以偏爱的,他曾对学生们说:“二三子以我为隐乎?吾无隐乎尔。吾无行而不与二三子者,是丘也。”(《论语·述而第七》)陈亢再一次见识了老师光明磊落的人格,这或许也是孔子的一种无言之教吧!

现在很多的为人父母者,总是挖空心思想寻找一些神功秘笈,以期自己的子女能够成龙成凤。真的有什么大而化之、广而泛之的成才秘诀吗?实在很难讲。如果有的话,那也就是以身作则,言传身教吧!想要子女成为什么样的人,首先自己就要成为那样的人,这才是教育的秘密、也是教育的难题吧!

易中天教授的《品三国》里曾辟专题分析曹操的家教问题,并引用了曹操自己的诗(《善哉行》):“既无三徙教,不闻过庭语”,来印证曹操的家教不好。“三徙教”就是大家都熟悉的孟母择邻的故事,孟子的母亲为使孟子有一个好的成长环境,竟三次搬家,叫做孟母三迁。 “不闻过庭语”则是讲孔子的家教故事。

陈亢问于伯鱼曰:“子亦有异闻乎?”对曰:“未也。尝独立,鲤趋而过庭。曰:‘学诗乎?’对曰:‘未也。’‘不学诗,无以言。’鲤退而学诗。他日又独立,鲤趋而过庭。曰:‘学礼乎?’对曰:‘ 未也。’‘不学礼,无以立。’鲤退而学礼。闻斯二者。”陈亢退而喜曰:“问一得三,闻诗,闻礼,又闻君子之远其子也。”

——《论语·季氏第十六》

陈亢,字子禽,是孔子弟子。伯鱼,名鲤,孔子之子。这个陈亢很有意思,或者说他很有不畏权威的怀疑精神,老是去琢磨、研究自己的老师。我们在《青师读<论语>》第十八集里就介绍了他对孔子周游列国的行动不理解,认为孔子想做官,结果被子贡教训了一番。现在他又开始怀疑孔子的师德,陈亢以为,伯鱼是孔子的儿子,孔子或有特别的秘诀教给伯鱼。所以问:“子亦有异闻乎。”伯鱼回答说:“未听过特别的道理。”为了证明,伯鱼将他在家中与父亲的两次交流告诉陈亢。

一天孔子站在庭院里,孔鲤“趋而过庭”,什么叫“趋”呢,就是低着头,小步快走,是表示恭敬的动作,在上级、长辈面前要“趋”。那么孔鲤看见父亲孔子站在庭院里面,于是低着头“趋”而过之。孔子说站住,学诗了吗?没有。“不学诗何以言”,你不学诗怎么会说话?是,退而学诗。又一天,孔子又站在庭院里,孔鲤又“趋而过庭”,孔子说,站住,学礼了吗?还没有。“不学礼何以立”,不学礼你怎么做人?是,退而学礼。

孔子很重视诗歌对人的教化功能,他曾亲自编删古诗以成《诗经》。好的诗歌不但会锻炼人的想象力和创新力,寄托人们的感情,而且通过诗歌的熏陶会使人的灵魂得到升华,因此孔子说:“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论语·阳虎第十七》)其次,孔子要求弟子们“博学于文”外,还要“约之以礼”。不学礼,求学、办事,都不成功,学礼非常重要。对于“礼”,此前已有专题论述,这里不再赘述。

陈亢回去高兴地说:“我问一个问题,得到了三个收获!知道了诗的重要,又知道了礼的重要,还知道了君子不偏爱自己的儿子。”其实,孔子并不是不想偏爱儿子,而是实在没有什么可以偏爱的,他曾对学生们说:“二三子以我为隐乎?吾无隐乎尔。吾无行而不与二三子者,是丘也。”(《论语·述而第七》)陈亢再一次见识了老师光明磊落的人格,这或许也是孔子的一种无言之教吧!

现在很多的为人父母者,总是挖空心思想寻找一些神功秘笈,以期自己的子女能够成龙成凤。真的有什么大而化之、广而泛之的成才秘诀吗?实在很难讲。如果有的话,那也就是以身作则,言传身教吧!想要子女成为什么样的人,首先自己就要成为那样的人,这才是教育的秘密、也是教育的难题吧!

At the end https://www.goldessayclub.com of the course you will have gained an insight into leadership and management and how you can develop the skills and knowledge to make you more effective in leading and managing in your organisation

评论

太好了,沙发还是空的,要抢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