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4月22日 星期四
学院
 
学院首页 > 校园美文 > 宋词人物
宋词人物
作者:乔雨 来源:第一家教网 日期:2010.12.08  浏览量:5561

上海家教上海第一家教家教推荐阅读!!

烟水迷离的秦淮河只能出现在梦里了,没有哪只红袖能拭去你流淌的清泪。只有在夜静人空的庭院深处才敢吐出你那声重重的叹息。从此,懂词和不懂词的人,都明白了那一江春水里流淌着的是什么。

可你还是无奈地走了,在一个本该是轻罗小扇扑流萤的七夕之夜,在一个本该是丝弦弄音,听那首霓裳羽衣曲的七夕之夜,被迫放下了你放不下的书画词曲,喝下了那杯为你预备良久的鸩酒。

有多少帝王的玉砌雕栏都在历史的风雨中灰飞烟灭,而你在笙鹤瑶天般的吟哦中,在用才情创造的终极里找到了真正的永恒。

在那种冷落凄清的季节里,所有的人都会渴望一种相逢。

思念在分手后开始生长,长成伫立岸边的棵棵杨柳,盼望着青衫上酒渍斑斑的你乘一叶扁舟从暮霭沉沉的烟波中驶来,轻诉千种风情。

那晓风残月依旧醉着,你可曾记得执手相看的泪眼,离别里是谁与你浅斟低吟么?

早知道凡有井水的地方就有人吟唱你的词,可不曾想到,自从你把士大夫的精雕细刻变成了一种流行之后,你笔下的那句“衣带渐宽终不悔”竟成为铭刻古今的爱情誓言。

那杯你一饮而尽的黄藤酒谁尝谁都说是苦的。默默看着你的那双眼睛依旧流泪,而你的心却如春雨淅沥般地滴血。

渴望相逢又害怕相逢,不敢再看那泪光涟涟的眸子。浸满了泪痕的那条鲛绡依旧湿着,而你错莫交织的全部心情,都写进了一首叫做《钗头凤》的词里。

春风又绿宫墙柳,可那双让你魂牵梦绕的红酥手,竟永远地弃你而去,再不能与你琴瑟相对、诗词相和了。

绿蘸寺桥下水波映着你的身影永远孤单,那只飞起了的惊鸿不再回转。而沈园那座墙壁上的斑斑墨迹已在你心中慢慢地结成了一片永远抹不去的瘢痕。

走近你的词,每每会使人感到剑气逼人,未曾打开剑匣便已隐隐听到那龙吟般的铮铮剑鸣。

那把“吴钩”呢?曾被你无数次在醉后的深夜里挑灯看过的,看那清冷的剑身在昏暗的灯火下闪烁着幽幽的光。

不敢再轻易地登上那落日楼头,栏杆拍遍亦枉然。你本是一位旌旗拥万夫的将军,直到白发苍苍也只能在梦里布阵点兵。

可惜你这把锋利的剑,始终未能再饮胡虏血,一腔壮志未酬的悲情化作了一首首剑一般豪雄的词,在那里,热血撞击你心壁的声音清晰可辨。

每次梦见你逸怀浩气,举手高歌,都是在一个月光如水的夜晚。清晰地看你舞动长长的衣袖潇洒而又孤独。那轮曾让你要乘风归去的明月常常在我将醉的时候跌落在我的酒杯中。

一句“大江东去”唱红了关西大汉的脸,手上的铜钹仍铿锵作响,历史的巨浪淘尽了古今多少王侯公卿、才子佳人,却淘不掉你词中的一个字。你那横空出世般的亘古旷达更使那些咬文嚼字的将人们自惭形秽。

每当我翻到宋朝的那一页时,你的天风海雨般的文字便迎面扑来,抽打着我身上的琐屑绮俗。

[返回目录] [收藏此页]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
网友评论已有0位好友发表评论我要评论更多评论

登陆名: 密码: 教员 学员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