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8日 星期三
学院
 
学院首页 > 休闲小故事 > 当小偷的王孙
当小偷的王孙
作者: 来源:第一家教网 日期:2017.07.29  浏览量:2675
【上海家教】【上海第一家教网】【家教】推荐阅读。
安史之乱”爆发后,郭子仪率兵南征北战。为平定叛乱他身经百战,亲冒矢石,先是击败史思明,收复河北;后又西连回纥收复洛阳、长安两京,扭转了乾坤,立下了汗马功劳。安史祸乱平息后,唐朝皇帝记他头等功勋,因而把升平公主许配给郭子仪的六儿子做媳妇,并封郭子仪为汾阳郡王和中书令,为他建造了富丽堂皇的河东王府。
  
  不久新宅添孙,全家上下高兴自不必说。但郭子仪的孙子辈中,五子郭晤的孩子郭鐇,从小在蜜水里泡大,娇生惯养成性,不爱读书习武,只爱玩鸡逗狗,等到先辈们去世后,家族的人又到不同的地方任职为官,纷纷离开了老家。郭鐇长大后只知吃喝玩乐,不学无术,自然没有官职,原来的旧府邸,就由郭鐇一家人居住。
  
  这样一来,既无俸禄,又没封赏,郭鐇只能靠祖上和往昔积蓄的那些家业过日子,郭府门庭渐渐衰落。但是郭鐇奢侈惯了,不懂节俭,还经常到赌坊里去赌博。但他运气不好,经常是输。没用几年时间,郭家万贯家产就被消耗殆尽,他们只得遣散了那些家仆,郭鐇沦为贫民。再到后来,食不裹腹,便沿街乞讨。
  
  一天,他和妻子崔氏准备去投靠任职河中府参军的堂兄弟郭锡。这个郭锡,是他三伯父郭晞的第十子,在众位堂兄弟中,年龄最小,但是所任的官职,除了京城中任驸马爷的六叔父的那些儿子外,就算是郭家第三代外放为官的兄弟中官位最高的。记得小时候,他们在一起玩耍过3年,每次有好吃的好玩的,都一起享用,交情还算不错。
  
  来到一个小镇上,郭鐇发现街边一个小货摊上,摆卖一些小玩意,其中有一件饰物很是精致。郭鐇心想去投堂弟,最好得有一件礼品相赠,这样有礼节,更能拉近兄弟感情。他便凑上去观看,越看饰物他越喜欢,一问价钱,饰物要价一百文钱。他郭鐇如今已经沦为贫民,连吃饭都成为了困难事,哪能拿出一百钱?但是,他的确是想要将饰物拿到手。
  
  “想买,可我没钱,咋办呢?”郭鐇就低头想对策。
  
  突然,他想到小时候爷爷对他讲打仗的事,好像说过有个战术叫“声东击西”。行了!我可用声东击西的方法,从摊子上偷。打定主意,郭鐇对摊主说:“老板,这个饰物,你找找你那儿还有吗?我想,要买的话就买一对儿,只有一只,太单了。”
  
  老板说:“好像就这一只了。”郭鐇说:“老板,你找找嘛,或许你身边的口袋还有呢。”老板便不耐烦地说:“找也怕是找不到的。唉!那就试着找找吧……”说着,老板就弯腰在旁边的布袋里翻找起来。
  
  郭鐇见此情形,一把抓起摊上那只他看好的饰物,拉了妻子崔氏一把,转身就跑。
  
  小摊老板见郭鐇跑了,一怔,再看摊位上,那只饰物不见了,知道上当了。“好你个小偷!抓住看我不打烂你的手!”摊位老板跳起来朝着郭鐇跑去的方向就追,边追边骂:“你个王八蛋!还偷起我的东西来了。前面的弟兄们,快帮我抓住那个穿蓝衫的穷鬼!他是小偷。”
  
  郭鐇见小摊老板穷追不舍,又听对方叫嚷着请求别人帮忙来抓他,知道不追到东西,摊老板是不肯善罢甘休的。他瞅瞅左右,有人在向他张望。他怕了,只好把东西往路边一放,转身继续往前跑去。郭鐇心想小摊老板拾起地上的东西,就会停下的。没想到,他一边往前跑一边回过头张望,却发现小摊老板拾起了地上的东西,仍旧朝他追上来,郭鐇只得使足劲儿继续向前猛跑起来。
  
  郭鐇一口气跑到了小镇外,实在跑不动了,又见小摊老板没再追上来,这才坐下来歇息。
  
  郭鐇歇了片刻,忽然发现妻子崔氏没有跟上来,他只得回去找妻子。他悄悄地潜回街上,到处找都没见到妻子。刚才一阵疯跑,妻子与他跑散了。也许妻子刚才为了躲过摊主的纠缠,不知躲到哪儿去了。
  
  “崔盈儿!你在哪?”郭鐇一路叫喊妻子的名字,一路往镇外找去。眼看天色不早了,郭鐇来到了一个村庄。他向一个放羊的娃娃打听这是什么地方。放羊娃告诉他,这儿叫河西庄。庄子挺大的,住的人家也挺多的。
  
  “来到了河西庄?”郭鐇觉得这个名字好熟悉啊!他仔细想了一下,想起30多年前的刘奶妈,不正是河西庄人吗?啊!我来到了奶妈的村庄了!郭鐇正无处安身,便去寻访奶妈家,庄前左右都问遍了,可是人们都说不知道刘奶妈。郭鐇非常扫兴,但又不甘心。
  
  天快黑了,他仍旧见人就打听。这时,又走来一个肩扛锄头的中年农夫,他又上前打听。农夫说:“你要找在哪个王爷家当过奶妈的大娘?”郭鐇说:“汾阳郭晤老爷家。”中年人说:“可是郭子仪郭令公家?”郭鐇听对方提到他爷爷,觉得很荣幸:“是啊!是啊!我正是郭令公之孙。我爹名叫郭晤,我叫郭鐇,刘奶妈就是我当年的奶妈。”
  
  “噢,你已经见不到了,家母已经仙逝近10年了。”原来竟然是乳母的儿子,他刚刚下地种田回来。
  
  他们一边说,一边走,一会儿就到家了。眼前的院落挺大,刘奶妈的儿子请郭鐇进门。进入院宅,放眼望去,只见粮囤座座,另一边的侧院牛马成群。郭鐇不解地问:“兄长,你家如此富有,你为什么还要自己劳作呢?”主人说:“家业再大,也有吃空的时候。家母在世的时候,率领我们发奋创业,才得这些家产。勤俭持家,自力更生,其中乐趣无穷啊!”主人还告诉郭鐇,他家虽然请了10个长工,但是,每天他仍旧亲自参加劳动,这不但已经是一种习惯,而且是他母亲定下的规矩。郭鐇听后非常惭愧。郭鐇妻子失散,生死未卜,投奔堂兄弟的设想也只好放弃,便在刘家住下来。
  
  主人听说了郭鐇目前的处境,不忘旧情,挽留郭鐇在他家管账。无奈郭鐇自小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没有读下多少书,对管账一窍不通。试着管了几天,就提出不干了。主人又让他替他家喂羊、喂鸡。但是,郭鐇干了3天,把那些羊和鸡喂得乱飞乱叫。原来他弄不好饲料,甚至還把门外地里的麦苗、韭菜,当作小草割来给鸡们当食料了,鸡们自然不好好吃食。主人不禁叹息道:“真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但是,这家人心地善良,为人诚恳,不忍心让郭鐇出去流浪,便让他当了院落的院公,只专职负责看守门户的职责。
  
  就这样,郭鐇在刘奶妈家做了看门院公,平时再打扫一下院落,也算有了安身之所。
  
  一月后,将到中秋节了。那一天,刘家厨师王易按照主人的吩咐,到镇上去买菜,准备回来置办过节的酒饭。回程半路上,厨师王易碰见一个饿昏在路边的女子,看她可怜,就在竹篮里找了点吃的喂给她,然后将女子带了回来。进院后,郭鐇一眼就认出来了,这饿昏在路边的女人,正是他一个月前失散了的妻子崔盈儿。
  
  夫妻俩在奶妈家意外相逢,真是悲喜交加。郭妻身体好了后,也在刘家当了帮工,每天在刘家洗衣打杂,混口饭吃。
  
  中秋节那天晚上,郭鐇与妻子坐在院中,看着天上的圆月亮,一边吃月饼一边聊天。他不由得想起了好几年前,中秋时全家老少欢聚一堂,大摆酒宴,家丁仆人齐声向他们恭贺,并毕恭毕敬地小心伺候在他们身边的情景。那时,他是河东王府的大少爷,想干啥就干啥。逢年过节,他一高兴,就抓一把碎银子,叫声“小子们,爷爷打赏了!”然后朝家丁们说:“快给爷爷磕头。”将碎银子朝地上一扔,家丁们伏地便叩头,连说“谢爷爷赏钱,谢爷爷赏钱”,恨不得上来吻他的脚趾头。可是现在……郭鐇不由叹道:“真是三十年河东享不尽荣华富贵,三十年河西寄人篱下。”
  
  妻子说:“这是你自找的。三十年河东不安宁,三十年河西当庄工。这是上天对你好赌成性的惩罚呀!”
  
  郭鐇说:“是啊!也许这是命。月有阴晴圆亏,花有百日残败!我郭鐇少壮不努力,贻误光阴多,该有这些遭遇。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个惩罚,我认了!只是,以后咱若有了孩子,得教育好孩子。”
  
  崔氏说:“是的。若老天见怜,让咱有了孩子,咱就好好教育他,让他自食其力,学些本领,不让孩子像咱这样过活。”
  
  他们的谈话被路过的厨师王易听到了。回家后,为了教育他的子女,王易便将郭鐇的经历当作教训说给家人听,最后下结论警告子女道:“三十年河东不安宁,三十年河西当庄工。你等后生,永远牢记,不可自讨苦吃。”
  
  从此,“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便传开了,后来还成了人们的口头禅。
[返回目录] [收藏此页]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
网友评论已有0位好友发表评论我要评论更多评论

登陆名: 密码: 教员 学员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