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3日 星期一
学院
 
学院首页 > 哲理小故事 > 老师,你可以不生气
老师,你可以不生气
作者: 来源:第一家教网 日期:2017.07.14  浏览量:250
【上海家教】【上海第一家教网】【家教】推荐阅读。

在教学生涯中,我曾经遇到过一个令人揪心不已的“三无”班级:课堂无纪律,眼中无教师,心中无敬畏。走上这个班的讲台就像走进一片荒无人烟的田野,几乎每次上课我都要停下来发几次脾气,才能跌跌撞撞地把课上完。

这个班的学生长期受到其他教师的批评,我的批评自然也没什么作用。正如班上一名学生随笔写的那样,“老师的一声声斥责就像那扇被猛摔上的门,‘嘭’的一声,似乎紧紧关上了,但是很快就因为用力过猛而弹了回来”。

这名学生的随笔,如一记耳光打在脸上,让我陷入了深深的思考。“生气有用吗?答案是否定的。既然没用,我还生哪门子气啊?”我继续问自己,是因为忍不住?那是我修养不够;是因为我没有更好的办法?那是我智慧不足。所以面对顽劣的学生,我只能生气,这实在是无奈之举。

有反思就有提高,又到了周五这个班的课,那原本是一周里最煎熬的一节课。学生一个个归心似箭,且刚从午睡中醒来,似乎还昏昏欲睡。但是在这一天,我却收获了一堂气氛融洽、生成自然、学生反响热烈的好课。

那天上的是《云南的歌会》,一上课我就介绍了作者沈从文的创作意图。接着,我便抛出问题:“如果你是沈从文,是什么细节吸引你写歌会的?”问题甫一提出,班上调皮的小周马上就在下面嚷嚷:“姑娘。”此时,班上一片哗然。如果此时我怒发冲冠,相信这节课就完蛋了。不过我尝试耐下性子,赞赏道:“是啊,姑娘确实是吸引作者很重要的部分,不过这歌会里不仅有姑娘,还有大妈,还有老人家,还有大叔,还有萝莉。”学生一听笑了,插话的也少了许多。我想,与其怒喝还不如应和,学生这下反倒无话可说了。接下来的阅读环节,他们表现很好,可能是想去会会里面的萝莉和大叔吧!

至于嚷嚷“姑娘”的小周,我自然会让他好好来说说姑娘。他恰好读到了写姑娘外貌的那个片段,而且语出惊人,“这个人跟我是一国的,皮肤都黑!”又是一阵笑声,这时我问学生:“你们觉得周同学和沈从文笔下的姑娘有什么相似之处?”学生的回答很精彩,从外在的肤色说到内在的气质。此时也该是我“显摆”的时候了,凭着对沈从文的了解,我知道他笔下的姑娘大多是这样黑黑的,包括翠翠,包括他的老婆张兆和,以此引导学生关注作者的审美。

而这段生成并没有结束,此时一个学生竟然画出了少数民族姑娘的形象。虽然不是很美,可基本上画了个大概。我感觉这是个很好的教学契机,反倒没意识到她上课开小差的问题。我马上把画作拿到讲台上,引导学生结合课文的描写进行点评。接着我让学生阅读课文后面沈从文对翠翠的描写,让大家再根据这段文字作画,可是学生似乎都很难下笔。这时,我顺势抛出问题:“同样的作家,同样是写少数民族的少女,为什么一个画得出,一个画不出呢?”这个问题正好引出了本节课的一个重点问题:描写人物的工笔手法和白描手法之间的区别。

就这样,这堂课在轻松愉悦的氛围中结束了,没有人吵闹,没有人无事可做,大家都在安安静静地阅读、真真切切地思考、热热烈烈地讨论。课后我还沉浸于愉悦的感受中,同时我也在思考,为什么学生能在这堂课上静下来呢?我觉得一个原因就是我忍住了自己的火气,巧妙地回应了学生的无理取闹,积极引导他们提出问题,课堂的和谐气氛没有被我打破。所以说,老师啊,你能控制住自己的脾气,或许就能主导好课堂。耐心一点,其实处处都有教育教学的机会。

老师,你可以不生气。

[返回目录] [收藏此页]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
网友评论已有0位好友发表评论我要评论更多评论

登陆名: 密码: 教员 学员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