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4日 星期二
学院
 
学院首页 > 舞蹈 欣赏 > 杨丽萍继续少数民族歌舞之路
杨丽萍继续少数民族歌舞之路
作者:小米 来源:北京青年报 日期:2009.07.02  浏览量:17379

    本报讯 “上次作完《云南映象》后,我觉得没有能够把云南少数民族村落里面的音乐更全面地挖掘出来展现在舞台上,因此这次作了这个《云南的声响》。”舞蹈家杨丽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这样说。《云南的声响》是杨丽萍继《云南映象》和《藏谜》后又一部力作,5月初在昆明首演后就在全国巡回演出。6月30日,《云南的响声》将在保利剧院奏响,杨丽萍告诉记者:“这部作品表现了云南少数民族对生命的讴歌,继续《云南映象》是这部作品的一个功能。”

    杨丽萍向记者描述自己在家乡以及其他村落见到的情景:“在云南的一些村落里,鼓是很重要的乐器,我们在舞台上出现的最大的鼓就是从云南最边远的山寨请来的,它是用一棵树雕成的,体现了众多村民的智慧,是古老村落中的古董。而我在开幕表演的舞蹈表现了少数民族的女人从少女向成人的转变,这是表现生与死的大主题,有生必有死。在这次创作《云南的响声》时我发现,很多的云南少数民族民歌的歌词都有生命的哲理和隐喻,表达对生活的希望,因此我把它们用在这部新作品中。比如在舞台上出现的葫芦人,葫芦本身就有多子多福的意思,而浑身上下挂满葫芦的演员舞蹈,那种发出声响的节奏是很奇特的。云南的很多少数民族,他们的水壶、酒桶、身上的饰物都是乐器。”

    杨丽萍把自己的新作称为“衍生态”,记者问其原因,杨丽萍说:“以前,我们这群人生长在这二亩三分地,没有走出大山。但是,现在资讯发达了,生活变好了,再表演那原来二亩三分地上的娱乐对于他们来说已经不满足,所以他们也需要变化。《孔雀舞》就是一个例子,如果一成不变也不会好看。这次吓嘎表演的《烟盒舞》又是一个例子,烟盒舞是云南地区的民族舞蹈,原生态的演法是很简单的,而吓嘎是不满足的,他是打击乐手,自己提出要练习《烟盒舞》,经过刻苦的练习,他已经能够打出很复杂的节奏,表演的时候就像西班牙响板一样。”

    《云南的响声》最后一幕是《醉酒舞》,很多演员表演醉态相当真实。杨丽萍说:“开始我问他们平时有没有喝醉过,让他们演出喝醉的感觉,但是真正醉得人事不知也不行,后来我跟他们说,喝到九分醉的感觉,那他们就按照平时的喝酒表演,因此是非常真实的。”《云南的响声》中还有很多优美的表演,杨丽萍说:“我们就是尽力表现民族的音乐和舞蹈,让观众在一晚上近距离感受云南民族的风土人情。”

[返回目录] [收藏此页]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
网友评论已有0位好友发表评论我要评论更多评论

登陆名: 密码: 教员 学员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