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2月26日 星期五
学院
 
学院首页 > 文摘 > 小学作业难倒副教授是喜还是忧
小学作业难倒副教授是喜还是忧
作者:张剑 来源:第一家教网 日期:2009.05.02  浏览量:4877
一套小学生三年级语文作业题,难住了长春某大学副教授蔡先生。对于外甥女的语文作业题,这位蔡副教授如此坦言:“如果不查资料,我百分之三四十的题都答不上来。”大学教授不会做小学作业,对于这样的新闻,真不知是喜还是忧。(4月24日新华网)
  
  前几年看到过一篇题为《小孙子语文试卷难倒王蒙》的报道,大作家王蒙评价他上初一的孙子的语文试题时说:“我做过几次他的语文测验卷子,都不一定能得60分。”后来,又从有关媒体上看到过王蒙对高考作文的议论:“现在高考的作文题越来越复杂化了,有的题反正我是死活答不上来的。比如《假如记忆能够移植》,这个题直到现在我都还是一头雾水。反正我要是参加考试,都能交白卷。”王蒙当年不会做孙子语文试卷的尴尬,如今又让长春的一位大学副教授遇上。中国的作家、教授都不会做中小学生的语文作业了,如今的中小学教育实在值得反思。
  
  2002年美国盐湖城冬奥会期间,中国花样滑冰运动员应邀到当地一所小学搞联欢,随同前往的中国驻美使馆的文化参赞在联欢时对身边的小学生说,我带来了两只大熊猫玩具,一只送给学习成绩最好的女同学,另一只送给学习成绩最好的男同学。当时,那些美国小学生们似乎没听懂话,脸上一片茫然。原来,在美国的小学里是不强调名次的,根本没有谁的学习成绩最好这个概念。文化参赞给美国人出的这个难题,折射出中美两国在教育方面的差异。据赴美考察过的人说,美国的教育部不管考试,不管升学,不管评估,不管具体教学,其主要工作就是:“设立与教育有关的联邦资助项目、执行与私人和公民权利有关的联邦法规。”美国教育部与公民权利有关的联邦法规就有这样的条款:大学前教育是每个公民的权利,不能因为贫富、城乡的差别有任何损害,入学机会应当公平,不允许入学分数线特别优待某地方的考生,学费资助标准应当公平,保障家长为子女选择不同学校的权利。这些条款的内容,是很值得我们学习借鉴的。
  
  小学生作业难倒副教授,既不能说明如今小学生的智商高,也不能说明当今的副教授笨,更不能证明这就是实施素质教育的结果,恰好有力地证明应试教育这一玩症治愈的难度之大,而这也真是最令人忧虑的。近日,北京理工大学文学院教授杨东平在其博客里称,要“打倒万恶的奥数教育”,这一口号赢得了一片赞许声。其实,何止是奥数教育要打倒,所有不切实际的智力培养、严重违背教育规律的行径,都应在打倒之列。现在的青少年是祖国的未来,是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希望所在,积极做好当今中小学生的学业减负工作,努力为广大青少年的愉快学习、健康成长创造良好环境,这应该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
[返回目录] [收藏此页]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
网友评论已有0位好友发表评论我要评论更多评论

登陆名: 密码: 教员 学员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