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8日 星期一
学院
 
学院首页 > 人文与社会 > 不要忘记熊孩子背后的家长
不要忘记熊孩子背后的家长
作者: 来源:第一家教网 日期:2017.07.14  浏览量:11389
【上海家教】【上海第一家教网】【家教】推荐阅读。

中关村二小一个10岁学生遭遇同学“欺负”引发的舆情不断发酵,事件具体原委曲直估计各方描述都有出入,很难还原最完整真实的情况。但有一点是很明确的,“校园霸凌”再次引起媒体与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

  毋容讳言,校园学生之间的欺凌是一个普遍现象,并不会因为是哪种社会制度,哪种教育体系而有所不同,或者不存在。人是复杂的社会群体,在一个群体中经常会出现类似社会现象,如部队中老兵欺负新兵,也总有地痞无赖欺压乡邻一样。只是孩子是一个特殊群体,对这种处理与承受能力都非常有限,同时,也处于成长的特殊阶段,非常容易形成严重的负面影响,对性格与心理健康造成直接影响,甚至酿成严重的后果,因此,历来都备受各个国家的关注与重视。教育部日前刚刚发文,专项整治校园欺凌现象,就是这个原因与背景。

  因此,对于此类事件,学校与教育主管部门首先要坦然面对,不必忌病讳医,这是解决此类问题的首先措施。既然是不可避免的事情,那么也不必过虑。全世界都一样,哈佛也会发生类似事件,关键是我们需要及时处理,在保护受害者的同时,要向一部分“熊孩子”与家长亮剑,不能当和事佬。和谐社会是有前提的,必须有是非的前提,不能事事都想说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新消息是海淀教委表态,坚决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这就很好。我倒是觉得不必话说绝了,我们杜绝不了,但是我们保证及时反应,及时处理。

  第二,就是需要在改变错误理念的基础上,调整完善相关的法规与制度,加大加强惩戒力度。近几十年,在一些舆论与专家的误导下,对于中小学学生的教育管理,一味强调赏识鼓励,没有了惩戒,对于未成年人犯罪,过度强调保护,而没有了严厉的惩处。在这种错误的观念下,理念指导下,相关的法律法规缺陷明显,比如教育部门一再强调老师与学校不能体罚或者变相体罚,连罚站这类基本惩戒手段都归为惩处老师,基本上全面放弃了基本惩戒,这是荒唐的,也是不可接受的,这也是纵容校园霸凌愈演愈烈的一个重要原因。因此,我们需要彻底扭转在青少年学生教育上的基本理念,赋予学校与老师基本的惩戒权利与手段。同时,要完善法律法规,从校规上严格对日常行为规范进行约束与惩戒,从法律上,则必须引入强制性的惩戒手段与矫正,对于未成年人犯罪更需要用重典,让更多的人不敢。

  第三,在对“熊孩子”惩处的同时,也不要忘记对熊孩子父母形成“喊打”之势,采取严厉惩戒措施。我们经常说,每一个问题孩子的背后,一定有一个问题父母或者问题家庭。校园霸凌事件的背后,都是一个问题孩子。此类经常欺负同学的孩子,仔细梳理原因,几乎100%可以找到父母的原因,可惜的是,这些父母往往不知错,不知耻,我们有必要形成合围之势,惊醒、警示这类父母,迫使其认识到错误,不再贻害孩子。事实上,此类事件中,学校与教育主管部门所能作为的是有限的,尤其是对于熊孩子父母,需要我们社会力量的介入。此次事件中,对学校的批判很多,但遗憾的是对熊孩子父母说的较少。

  第四,受害者父母也需要调整好心态,不要反应过度,除了保护孩子之外,也不妨把这类事情作为让孩子锻炼的一个契机。

  我非常支持父母这时候一定要站出来坚定地支持孩子,但同时,我也不赞同父母劲儿使大了,反应过度。人是一种比较复杂的群居动物,相互之间的欺凌如果不可避免,我们就不得不从小培养孩子应对和处理这种事情的能力,包括心理承受能力,而不能是“玻璃心”。为什么不利用这种事情,做好疏导工作,引导孩子正确认识这种现象:虽然是错误的,但是未来也不可避免,也很正常,我们需要学会的是面对,解决,甚至合理合法的方式斗争。家长心态好会传导给孩子好心态,负面情绪会降到最低,家长焦虑紧张,也必然让孩子焦虑紧张,因此,聪明的家长,需要聪明的处理方式,并借此提高孩子的成长。这个社会本就是复杂的,你如何保证孩子未来不会遇到欺负他的人,欺负他的同事?如果现在不锻炼一颗强大的心,那时他就会马上有处理与应变能力了吗?

  此事的处理过程中,学校一开始的处理可能有化小之嫌,引起了媒体舆论的攻击,倒是值得我们反思,为什么学校在类似事件上经常会出现这类做法?

  近年出现了一种不正常的现象,学校成了“无限责任公司”,孩子出任何问题,哪怕不是在学校发生的,最后的责任也能赖在学校身上。孩子没有事情,很多父母都是“乖乖虎”,一旦孩子出点事情,父母从不检讨自己与孩子,立马变身“母老虎”,大闹学校,瘫痪学校日常管理与秩序,蛮不讲理的事情不胜枚举。

  还有一种现象,就是出现了一批过度关注的“神经质”家长。随着物质水平的提高,我们对孩子的养育要求越来越高,还出现了一批专职母亲。加之受传统文化的影响,对孩子过度关注,如养濒危动物一样养育我们的孩子,孩子一点点的事情,都会引起家长的强烈反应、反弹,对老师与学校的日常教学与管理吹毛求疵,经常提出一些个性化,甚至“神经质”的要求。而这些苛责,都不是原则性的问题,甚至有表面的合理性,让学校与老师苦不堪言。

  凡此等等,让学校一旦遇到“事”,推或者调和,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成为一个最现实的路径,而不是讲是非了。

  当然,这里面还有一个我前面讲的原因,在一味强调没有原则的赏识下,尊重下,不知错的“熊父母”越来越多,面对这些父母,学校实际上既没有手段,也没有权利处理。只要父母不配合,对孩子的惩戒又几乎都是禁止的,导致学校最后实际上无计可施,哪怕是道歉这种最基本和简单的事情,也很难做到。如果你是老师,校长,你有没有想过,熊孩子熊父母不公开道歉你怎么办?如果你强迫“熊孩子”在全校道歉,最后学校会不会被熊家长告上法院并败诉?在目前的法律法规下,这又几乎是肯定的。

  说这些并非为学校老师辩护,而是希望引起社会各界,包括家长的反思,对于家长,我们如果能理性一些,不对学校与老师有苛刻的要求,不让学校变成“无限责任公司”,学校与老师还会怕,会躲吗?同时,对于相关部门,我们更需要给学校与老师更多的权力,尤其是惩戒的权力与手段,让他们敢管,愿意管,从小就把这点毛病治了,怎么会有这么多“熊孩子”?当然,还有“熊孩子”家长,你可能现在占了便宜,但吃亏的是后面,是人生!

[返回目录] [收藏此页]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
网友评论已有0位好友发表评论我要评论更多评论

登陆名: 密码: 教员 学员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