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9日 星期四
学院
 
学院首页 > 校园美文 > 看绿
看绿
作者: 赵大年 来源:第一家教网 日期:2011.01.21  浏览量:11897

上海家教上海第一家教推荐阅读!! 

不知自何日始,我时常凝望那绿色的窗口。

停笔遐想的时候;吸烟小憩的时候;追索记忆的时候;推窗通风的时候……不知不觉地养成了习惯,总要举目眺望那绿色的窗口。[来源:学科网]

妻子见了,问:“那是谁家,养这么多花儿!”

“不是花儿。我细看过100次了,除了绿,什么别的颜色也没有。”

她也注视着:“还是有不同的颜色。”

“绿也有浓淡老嫩,深浅明暗,很多层次。你细看,有淡绿,油绿,墨绿,翠绿,碧绿,鹅黄绿,鹦鹉绿……”

她笑了:“你果然看得很仔细,能区分出这么多不同层次的绿色来。”

妻子是医生,她望着那绿色的窗口,沉吟半晌,武断地说:“那家的主人是个眼科大夫。”

“你认识?”

“不。因为看绿可以明目,眼科大夫就提倡看绿。”

妻子进一步告诉我,看绿,可以治疗我的近视眼,甚至还能预防视疲症,陶冶性情,延缓感情的老化。她有根有据地说:“绿色代表和平,代表信任和希望,生命之树常绿嘛!”

北京众多的平房四合院,全是灰色的。面前的这些宿舍楼,除了水泥的本色便是红砖清水墙,外形又都像一些火柴盒。朴素而不可爱,或者应该说是单调,呆板,实在难看。因此,我坐在这鸽子笼一般的单元楼房里,终日伏案笔耕,头晕脑胀,也很少走到阳台上去看风景。现在不同了,我的眼睛找到了目标和寄托;我的思绪也长上了绿色的翅膀。

我仍在时时猜测那绿色的窗口,它的主人是谁,摆满窗台的大盆小盏到底栽种着什么植物?我细细地审视,发挥着文学的想像力,做出了初步的判断:那亭亭如盖的几盆,一定是伞竹;那披散着长发的美人头,大概是吊兰;那阔叶而闪光的品种,多半是万年青;那如烟似雾的细丝,只能是文竹……而它们的培育者,却铁了心似的昼夜藏在绿叶掩映的室内,从不露面。

许是受了绿窗的启发,妻子下班时常常买一两盆仙人掌或仙人球回家,摆在我书桌前方的窗台上,使我这个苦行僧抬头见绿。日积月累,窗台摆满了,就扩展到阳台上去。我叫不出它们的名字,索性把它们统称为刺头。妻子为何偏爱刺头呢?原来我家的阳台向北,一年四季见不着阳光,好比阴山背后,实在不配叫做阳台,而应该叫阴台,所以只好摆置这些耐风耐旱的,生命力极强的玩意儿。不过,这些刺头虽然长相不美,却也都是绿色的生物,目的既是看绿,也该一视同仁嘛。

对面的绿窗,却是向阳的。我真有点嫉妒了。

这天上午,秋风送爽,真是好运气,对面绿窗的主人走到阳台上来了!我赶紧跑到自家的阴台上,隔着几十米,向他行注目礼。原来他是个须发全白了的老人,花甲?古稀?也许更老一些。他扶着女儿墙,步履蹒跚地在阳台上走了一圈儿,看不清是喘气还是叹气,对屋里说了两句话,就捶着前胸咳嗽了好一阵子。  此后,一连数日,都看见二三个青年男女,在那阳台上安装立柱、窗棂和玻璃,以五楼的阳台底座为天花板,以四楼阳台的女儿墙为支撑,将那不足4平方米的小小阳台,巧妙地改造成了一个三面窗的小阁子。

一定是因为冬之降至,才提前为那些可爱的绿色生物搭个暖阁子呀!果然,大盆小盏的伞竹、吊兰、万年青、文竹、蟹爪莲、君子兰,全都被迁到暖阁子里来了。那绿色的窗口,发展成绿色的玻璃温室了。好!阳光更充足,天地更广阔,喷水更方便,冬天又能遮避风雪,好处说不完。而且,假如玻璃窗上结满了冰花,那温室里的绿色一定更好看!

它使我想到以绿会友。虽然相形见绌,我也情不自禁地把各种刺头,全部搬到阴台的女儿墙上,遥相呼应,以期那位绿屋老人也往我这边多看几眼。

然而,老人家瞧不起我的刺头,并不肯推开窗扉,将他那银发白须的脑袋探出来几分钟。不过这并不妨碍我与他老人家的友谊,我仍然得到了若干心理上的满足,因为每天都能窥见那颗皓首如银的老人头,在美人头一般的吊兰丛中晃动几次。

这几天,忽然看不见那位浓绿丛中的白发老人了。难道他是怕冷,缩回了供有暖气的卧室,就忍心不再出来给各种植物浇水,松土,施肥了吗?难道他外出了?到儿子或女婿家中去小住数日,饱叙天伦之乐?难道他生了病,卧床不起……唉,那绿窗,那绿色的小阁子,竟然干扰了我的文思,常常辍笔难书。

我向妻子央告了:“你是医生,就不能主动去看看对楼绿窗里的老人家吗?我猜他是病倒了!”

“原来你还不知道,那个白毛老头儿故去了。”

“啊?怎么会!”我急得语无伦次了,“他那亭子间里,全是绿色的生命,氧

气充足……”

妻子苦笑一声:“老头的孙女儿要结婚,孙子媳妇又临产了,他那个小单元实在住不下,总不能请老舍再写一部《四世同堂》吧,所以,年轻的就把老人家挤到阳台上去了。”

“原来,搭那个玻璃温室……为了住人呀!”

“什么温室!四面透风,老头儿得了肺炎。”

我不愿再问下去了。妻子怎么知道得这般详细?也许她曾经到那个家里去出诊,也许是邻居们公开埋怨过老人家不懂孝道的儿孙……也许,人老了之后就应该去住阳台吧!

我久久地凝视着那绿色的“亭子间”。不知道仙逝的老人有没有遗孀?更不知那“亭子间”里是否还会住进去一位白毛老太太。

过了一段时日,我又不愿意多看那“亭子间”了……然而,我还是养成了看绿的习惯。眼前常常浮现绿色的梦:许多小小的绿窗,被成林的绿树所淹没。

[返回目录] [收藏此页]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
网友评论已有0位好友发表评论我要评论更多评论

登陆名: 密码: 教员 学员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