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4月22日 星期四
学院
 
学院首页 > 亲情 > 兄弟冢
兄弟冢
作者: 来源:第一家教网 日期:2010.12.12  浏览量:6362

上海家教上海第一家教家教推荐阅读!!

日本鬼子打到我们村时,是1938年的夏天,那年,我13岁。
  是德海叔来通报鬼子要进村的消息的。德海叔有两年没在村子里露过面了,但那天早晨,他像从地底下冒出来似的,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他手里提着一杆长枪,那枪灰不溜丢的,像一根烧火棍。他跟我们说:“鬼子要进村抓夫了,大家跟上我快跑,我将大家带到安全的地方去。”
  所谓抓夫,就是鬼子要来抓人当劳工,去帮鬼子修炮楼建工事挑水做饭。只要被抓去了,很少有活着回来的。
  全村的男女老少都惊惶失措地聚拢来,跌跌撞撞地跟在德海叔的身后往村外跑。我被爹娘一左一右拽着,夹在人群中间。才跑到村口,迎面有个乡亲跑了回来,大声嚷嚷:“德海,金平回来了,还带了随从,你快避避吧!”
  人们一下子就停了下来,紧张地望着德海叔,德海叔情不自禁地就握紧了手中的枪。
  德海叔和金平叔是死对头。德海叔很早就加入了共产党,打土豪分田地时,他打死了金平叔的爹,抄没了金平叔家的财产分给了乡亲。金平叔是国民党部队的一名连长,闻讯带了随从赶回家,找德海叔报仇。是德海叔的老婆为德海叔挡了子弹,他才得以逃脱的,但德海叔的老婆却死了。
  两个人就这样结了血海深仇。金平叔后来又带人回村找过德海叔几次,德海叔从那次一逃就再没回来。金平叔扬言,他一定要手刃德海,为他爹报仇。
  想不到在这关键时刻,金平叔带人回村了。生死仇人见面,那岂不是你死我活?乡亲们双手都捏了一把汗,劝德海叔找个地方躲起来。
  但德海叔没躲,他端着枪犹豫了那么一下,竟将枪背到了身后,然后带着大家继续往外走。一出村,就碰到了金平叔。金平叔腰里别着盒子枪,身后跟着个背长枪的小兵。他看到德海叔,怔了一下,手就摸向了腰间的枪,一把掏出来,对准了德海叔。他身后的小兵也跟着取下肩头的长枪,对准了德海叔。
  德海叔站住了,挺着胸脯叉着腰,大声说:“金平,是爷们咱今天就得将咱俩的恩怨暂时放一放。现在保乡亲们逃命要紧。你要有种,跟我一道掩护乡亲们转移,等乡亲们安全了,咱俩的仇,是死是活,是用枪是用刀,全凭你招呼!”
  金平叔将枪插回了腰间,不屑地说:“别他妈的充大尾巴狼,你以为就你惦着乡亲们的安全?老子去县城办事,得到鬼子要来抓夫的消息,连事都没顾得上办,部队都没顾得上回,就赶回村里来了,不还是为了咱村的父老?”他对身边的乡亲大声说:“叔伯爷们作个见证,不是我金平不孝,不给我老爹报仇。今天是特殊时候,乡亲们的性命为重。我就饶这个东西多活半日,等大家安全了,我定会让德海去地下给我爹一个交代!”
  德海叔说:“谁去交代还说不准呢。乡亲们,跟我走!”他领着乡亲们就往北跑。金平叔和他手下的那个兵断后。
  出村不多久就听到了枪声,乡亲们慌了,德海叔大声说:“大家别乱,那是我们游击队跟鬼子干上了。游击队会挡住鬼子一阵子,大家抓紧时间跑,上罗云山,上了山就安全了。”
  罗云山离我们村不到三里地,这中间又要经过两个村子,每到一个村子,德海叔和金平叔就喊村民跟着我们逃跑。我们的队伍越来越庞大起来。上了罗云山,德海叔就带着村民们直奔山腰的一个大洞。打那以后,大家都叫它万人洞,因为它先后保住过上万人的性命。
  万人洞非常隐秘,洞口外乱石林立’,让人很难发现洞口,而且洞口很小,只容得一人进出,进到里面才知道洞有多大,容得下好几千人。
  我和我爹进了洞才发现我娘不见了,我满洞子里找,大喊:“娘,娘!”才喊了两声,我的嘴被人捂住了,是金平叔。他压着嗓子说:“都不许出声,鬼子快追上来了,要是谁发出声音引来了鬼子,那就祸害了一洞子的人。”他的话刚完,村子里一个婶娘小声在我身边说:“细女,别喊了,你娘没来。你娘走散了,跑到张村那队人中间去了。”
  我一听就往洞外跑,身后金平叔在骂:“张村的人没进洞吗?妈的,猪脑子,逃命都不会逃。不是叫他们一个跟着一个的吗?”德海叔叫起来:“你还骂人?不是说好了你断后吗?你断的什么后?将人都丢了!”
  他俩跟在我的身后也往洞外跑。
  我一出洞就望见山谷那边有一群人,二三十人左右,在山中的小路上没命地狂奔。在他们身后,不过两百米的地方,就是全副武装的鬼子。鬼子也有二三十人,紧紧在后面追赶。
  离得远,我分辨不清逃命的那些乡亲中有没有我娘,我只好将手拢在嘴边,大声地冲山谷对面喊:“娘,我在这里!我们在这里!”
  金平叔一下子就冲过来,捂住了我的嘴,骂:“你这不要命的,你想将鬼子引过来呀?”
  德海叔却冲上来扯开了金平叔的手,说:“让她喊。得将鬼子引过来,不然,那二三十个乡亲就没命了。”说着他朝天放了一枪,又压上子弹,再放了一枪。
对面的鬼子都往这边张望起来。
  金平叔恼了,骂:“你这个土包子,你懂不懂轻重缓急?大多数乡亲在这里呢,你打算牺牲多数保少数?”
  德海叔仍在压子弹,说:“牺牲不了乡亲,就看你我有没有胆量为乡亲们牺牲!女娃子,喊,喊你娘,将鬼子引过来。”说着话他指了指我们身边不远的一条山间土路,说:“看见那条路了没有?我们刚才就是从那条路上来的,那里灰尘很重。我俩只要折下树枝,在那路上拖动,灰尘扬起来,鬼子望见了,一定以为有很多人在那条路上逃命,他们就会舍弃那几十个乡亲,跟着灰尘追,你信不信?”
  金平叔骂起来:“你他妈的就用这招对付过我的部队是吧?怪不得那次在祝丘岭让你逃脱了,你他妈的用的就是这招哇。”
  德海叔也骂:“亏你还是国军的连长,什么狗屁正规军啊,这都不懂,《孙子兵法》上都有的。”
  金平叔没理德海叔,冲他手下那个兵大喊:“快,折树枝,折三根大的,我们去那条路上,沿着路往山的深处跑。”
  我喊了一阵子娘,德海叔连着放了几枪,鬼子就真的朝这边来了。德海叔一把抱起我,送回到洞口,将我塞进了洞里。他又搬了几块石头,将洞口堵起来,一边堵,一边对我说:“告诉乡亲们,不准出声。我没来接你们,你们谁也不准出洞,老老实实在里面呆着!”
  我在洞里呆着,一直惦挂着娘的安危,又担心鬼子会找到这洞里来,害怕得要死。整个洞里有六百多人,静得像只有我一个人似的,大家谁都不敢出声,只听得到粗重的呼吸。
  不知是洞口被堵住了还是怎么的,外面也很安静。我们在洞里呆了一天一夜,德海叔和金平叔一直没来叫我们出洞,我们也听不到外面任何的动静。
  到第二天早晨,大家在洞里呆不住了,又不知道鬼子离开了没有,最后,大家决定让两个胆大的壮汉出洞去探探情况。两个人出去大约半个时辰,有一个回来了,说,鬼子似乎不在了,但也没见着德海叔和金平叔,为了以防万一,大家暂时还是别出洞,再多派几个人,去四处看看,了解一下情况。
  于是又出去了七八个人,一个时辰后,回来了两个,搬开洞口的石头,他们哭着说:“出来吧,鬼子走了。但是,德海和金平死了,被鬼子打死了,死在悬崖边。德海中了七枪,金平不知道中了多少枪,枪眼多得数不过来,像筛子。惨啊!”
  这一次逃亡,所有的乡亲毫发无损。人们后来找金平叔手下的那个兵,却一直没找到,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乡亲们将德海叔和金平叔的尸体抬下山,在山脚下葬了。族长提议说:“德海和金平对头了这么多年,但为了村里的乡亲,两人还是放下了仇恨,为保大家死在了一块,就将他俩葬在一起吧。仇归仇,他俩终归还是兄弟呀。”
  现在,德海叔和金平叔的坟成了我们这里最高的一座坟。因为每年的清明,四邻八村的乡亲上山祭祖时都忘不了去那坟前看看,烧炷香,添抔土,日积月累,坟就噌噌地往上长,成了一个很大的土坡。大家都管这土坡叫“兄弟冢”。

[返回目录] [收藏此页]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
网友评论已有0位好友发表评论我要评论更多评论

登陆名: 密码: 教员 学员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