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1日 星期一
学院
 
学院首页 > 网球 > 金花“单飞”不容易 李娜信心十足称用成绩说话
金花“单飞”不容易 李娜信心十足称用成绩说话
作者: 来源:第一家教网 日期:2008.12.18  浏览量:12165
从“举国体制”到“与职业化接轨”,从“固步自封”到“走出国门”,中国网球一直在探索属于自己的崛起之路。北京奥运未能重温金牌梦,让中国网坛酝酿出一场更彻底的改革。

  上周,彭帅、李娜、郑洁和晏紫相继与体育总局网管中心签订“单飞”协议。

  从下个赛季起,四朵“金花”将正式走上职业化道路——教练自主、奖金自主、参赛自主,只需交纳收入的8%~12%、无条件参加国家队赛事即可。

  没有人知道,这次职业化的探索结局究竟是成功还是失败。但来自各方的评价都认为,这无疑是中国网球近40年发展史上最强有力的举措。

  惊变

  “胡娜事件”关上国门

  提起中国网球与职业化最早的交集,就不得不提到1982年震惊中外的“胡娜事件”。“那一年在美国打联合会杯,女队由我、王萍、李心意还有胡娜4人组成,第一轮赢了日本,但第二轮对德国时,胡娜却突然不见了。“1982年中国队主力、湖北人余丽桥回忆道。在所有人看来,如果胡娜出走后就此留在美国,从此销声匿迹,也不会惹出后面的风波。然而,“她没有身份,没法打比赛”。一年后,胡娜向美国申请“政治避难”获准,事态因此进一步扩大。1983年4月7日,全国体总决定停止中美1983年双边体育交往,对外打开的体育交流大门也一度关闭。

  事情发生后21年,《参考消息》记者终于采访到胡娜本人。重提当年的“出走”,胡娜说主要是因为自己太想成为职业选手,“站在大满贯的赛场上代表中国比赛”。 然而,那个时代的中国选手很少有机会参加国际比赛,更不可能打WTA排位赛。胡娜当时已夺得所有的全国冠军、亚洲冠军,但对她而言,成为真正职业网球选手的梦想仍然很遥远。于是,就有了日后出走的一幕。然而,令胡娜没有想到并十分感慨的是,某种程度上正是因为她的前车之鉴,中国体育开始加强与国外的交流,优秀运动员出国比赛、受训的越来越多,原本与胡娜搭档双打的李心意不久便赴美国接受训练。

  改革

  “釜山之败”引发变革

  在2004年夺得雅典奥运女双冠军后,中国女网相继迎来一系列突破:李娜进入WTA排名前20位、郑洁晏紫夺得大满贯等等。“近四年中国女网的成绩已超过了过去的总和。”体育总局网管中心主任孙晋芳周一在电话里告诉记者,中国网球的突破并非偶然,“成功的关键在于与职业化接轨,让队员多出国多打比赛。”

  在中国网坛,“胡娜事件”后人们喊了十几年的口号“走出去”,但真正让这句话“从嘴上挪到脚上”的,缘于一次惨败。“2002年釜山亚运会,中国队没有拿到一枚奖牌,这次惨败令我们有了深刻反省,闭门造车只能是死路一条。”时任釜山亚运会中国网球教练的湖北人马克勤回忆道。于是,仅2004年一年,中国就有将近1/5的选手出国参加比赛,而在2002年以前,中国网球选手出国参赛的可谓凤毛麟角。“最近这几年,我参加的国际赛事平均每年至少20个,几乎有一半以上的时间都在国外参赛。”李娜说道。

  一些尝试职业化的地方队也迎来了发展的高峰。“以天津网球为例,他们不仅派队出国参赛,而且从2001年开始就派队员到美国国际网球学校训练,现在,除了彭帅以外,受过培训的王钰等男队选手也是国内最好的球员。”马克勤不无羡慕地说。

  风波

  彭帅挑头要求“单飞”

  中国女网近四年取得的突破,是中国网球在逐渐熟悉职业化、融入职业化的过程中取得的。可依旧在举国体制下与职业接轨的“中国特色”能把女网带多远?

  北京奥运会无缘奖牌,让决策层联想到2005年广受关注的“彭帅单飞”风波。当时彭帅一方认为,中国女网和其他项目的国家队一样,选手们训练、参赛以及奖金分配,都由项目中心或国家队管理。这种“中国特色的职业化”虽然让“金花”们取得了一定的突破,但却很难让她们成为世界顶尖选手。因为相比于国外以个人为单位,用比赛奖金和商业赞助来平摊训练、参赛费用的方式,“中国特色的职业化”对运动员的激励作用显然有限。

  记者曾在江苏十运会上采访过美国国际网球学校校长马伟开,他就表示:“很多中国网球运动员很容易满足现状。而在国外,运动员要为自己负责,他们会要求自己不断地取得好成绩,拿冠军,拿奖金。”

  事实上,近几年俄罗斯女网职业化改革带来的硕果,早就让网管中心决策层羡慕不已。北京奥运会后,各方终于决定迈出职业化“最关键”的一步——放女网四朵“金花”单飞。晏紫成了“吃螃蟹”的第一人。上周,她率先和网管中心签订协议。

  展望

  振翅“高飞”并不容易

  对于四“金花”来说,真正单飞之后的路可能并非想像中的康庄大道。现在离新赛季开始只有一个月,彭帅、李娜、郑洁和晏紫必须尽快制定比赛计划,聘请教练、医生以及经纪人等。

  此外,虽然“金花”们上交网管中心的奖金比例从原先的50%缩减到8%至12%,但要组建一个高质量的团队,并要在全世界不停地比赛,她们的资金并不算充裕。以彭帅为例,她当年聘请的外教周薪便高达3200美元,如果再加上其他支出,经济压力是显而易见的。离开了国家队这顶保护伞,事事亲力亲为的“金花”们到底能走多远呢?业内人士普遍认为,2009年不算难熬。“明年全运会,我们湖北肯定会为李娜提供坚强的后盾。”湖北省网球管理中心主任李理仁说。中国网坛一姐充满了信心:“只要赛场上取得好成绩,奖金会更多,赞助也会更多。”网管中心副主任高沈阳日前则表示:“单飞只是一种尝试,李娜她们不适应的话,还可以重新谈。”

  另一方面,“单飞”现在仅适用于李娜、郑洁这些能够赢得比赛获得赞助的“金花”,对那些尚未成名的青少年球员,“单飞”的成本显然不是一般家庭可以承受的。“在中国,要想让网球真正职业化,需要走的路还很长。”高沈阳说。

[返回目录] [收藏此页]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
网友评论已有0位好友发表评论我要评论更多评论

登陆名: 密码: 教员 学员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