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9日 星期四
学院
 
学院首页 > 留学归来 > 海归“水土不服”:回国创业的困惑
海归“水土不服”:回国创业的困惑
作者: 来源:第一家教网 日期:2010.04.09  浏览量:14955
上海家教上海第一家教家教推荐阅读!!

技术研发是一回事,市场运作则是另一回事。懂技术的“海归”陈明彻把技术带回了国内,却摸不准市场,这让他很失落

  陈明彻的经历丰富但不复杂。他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顺利考入华中理工大学,接着进入北京理工大学读研,1989年,赴加拿大哥伦比亚大学留学。在国外小有成绩之后,他又选择回国创业,想着“该为国家作一些贡献了”。于是,陈明彻顺利回国创业,但困惑也随之而来——产品好做,市场却不好找。他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回国创业的经历,却让他感到有些“水土不服”了。

  海外学子的民族情怀

  1989年,国内还相对保守,很多人在考虑出国。搞技术出身的陈明彻也选择了出国留学。他去的是加拿大。“对一个做技术、做实业的人来讲,出国比较适合。”海外留学经历,开阔了他的视野,改变了他的思维方式。

  陈明彻坦言,刚到国外时压力很大。“与当地人相比,我们在语言、环境以及社会关系等方面,首先就输了三十年。”但他骨子里有一种不服输的感觉。

  当时,陈明彻有个同学在美国造直升机,这在国内是不可想象的。这个同学是学飞机制造的,毕业两年后挣了点钱,自己开实验室搞研究。没钱了,想办法挣,挣了再去研究。同学的经历让他有很多感慨。他意识到,国外的研发环境与国内有差异,更能专注做研发。而在国内,大家首先关注的是经济收入,很多人专注寻求发财的路子。

  陈明彻说,在海外创业的很多人,都有这样一种精神,遇到困难也会坚持,即使碰得头破血流,也不怕从头再来。“创业需要吃苦耐劳的韧性,锲而不舍,对自己有信心。这样,我们与世界各个领域一流的人才在一起竞争,不服输。”

  从加拿大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后,陈明彻进入一家名叫PthaloSystem的公司,做工程师,主要研究方向是光纤。天有不测风云。后来这家公司现金断裂,他第一个被“炒”。

  陈明彻感到一阵失落,开始寻找新东家。让他感到欣慰的是,新工作并不是太难找。很多大公司看了他的简历后,都愿意接受他,就算有的暂时没有合适的位置,也承诺 “你来我给你安排”。眼见找工作不太难,陈明彻却滋生了创业的想法——为何不去试试,做不成再回头打工也可以。

  那是在1998年前后,陈明彻从做研发开始,但半年“钱花完了,技术还不见成果”。于是,他转身做了国际贸易,这次转型把他和祖国联系得更加紧密了,也为他日后回国创业埋下伏笔。

  陈明彻进入国内市场做技术贸易恰逢时机。国内通讯市场开始兴起,而光纤技术是国内这一行业当时的一大瓶颈,于是,他给国内企业提供光纤零件,生意做得相当不错。用他自己的话说“整个是卖方市场,订单都接不过来。”

  做贸易的过程中,陈明彻不仅积累了资本,也建立了不错的人脉关系网,他加入了美国硅谷的华人社团。华人社团的人多为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出国的人,他们要么自己开公司,要么在国外大公司做主管。庞大的人脉网络帮助陈明彻做了不少生意,包括柯达和3M在内的硅谷的一些大中型公司都是他的客户。

  陈明彻的早期创业,一路进展顺利。但在有了一定的基础后,他又想回头了——搞科研。他说要“做自己想做的事儿”,而且打算回国做。

  当时,出国热持续不断,归国潮来势凶猛。 2002年,陈明彻首次听到北京有个“中关村”之后,他决定回国。陈明彻是北京人,在外的日子,对故土总有一丝眷恋,他觉得“是该为国家作一些贡献的时候了”。

  他们这一代海外学子,都有着一种民族情怀,有着一种恋家情结,有着一种归来的使命感。

  高矿难引发的科研产品

  2002年,陈明彻回国创业,开始找项目。

  一则媒体报道引起了他的注意,是关于矿难的。报道说,2000年,我国煤矿一次性死亡10人以上的重特大事故高达75起;2002年,总死亡总人数创下骇人的纪录——6995人。国内重特大煤矿安全事故屡屡发生,与国际煤炭安全生产先进水平相比,差距很大。

  这深深触动了陈明彻。他在了解了国内煤矿生产情况后开始反思,传统的煤矿报警系统已经过时,何不研究一种更先进的瓦斯传感器,来改善国内矿难频发的现状?

  陈明彻发现,国内煤矿的瓦斯报警系统不理想是由两方面原因造成的,一是技术问题,二是管理方面的问题。现有的瓦斯传感器,靠的是探头燃烧催化剂的方法,对硫化物和其他氢化物产生反应,反应不够灵敏。其报警效应如同“狼来了”的故事重演,起不到安全预防和保障效果。

  根据陈明彻的了解,如果传感器探测到瓦斯浓度达5%,则可能产生爆炸,2.5%就要疏散人,1%开始地面报警。报警以后就要开始通风,把瓦斯的浓度降下来。按国家标准,报警器每星期都要标定一次,标定时间需要50分钟到1个小时。但很多煤矿老板都不愿意做,因为1小时耽误不少的生产。一来二去,矿工为了产量和奖金,也干脆拿掉了传感器,使得瓦斯报警器成为了一种摆设。

  陈明彻决心研制一种新型的“红外瓦斯报警探头”,利用分子吸收光谱的反应来报警。由于每一种物质吸收光谱是唯一和不重合的,对应谱线也是唯一的,所以不会产生误报问题。新型红外瓦斯报警系统意在解决传统报警器存在的一系列问题。

  方向确定后,陈明彻开始一心搞研发。

  关于市场的困惑

  在被问到“红外瓦斯报警探头”在国内市场的应用前景有多大、商业价值有多大等问题时,陈明彻很有信心。但在说到目前的市场情况时,他流露出一丝忧虑。

  事实上,陈明彻自己主要做研发。他的设想是,待技术成熟做出成品后,寻找合作伙伴帮助开发市场。因为他认为自己不太善于做市场营销工作,特别是在国内:“在国外还可以,跟老外打交道比较简单。但到国内来,跟公司、跟政府打交道,我都不太成功。”

  尚处于研发阶段的项目引起了投资基金的兴趣。陈明彻告诉记者,曾有一家国有投资基金有意给他的项目投资2000万元,但要求是“你的企业要有相匹配的2000万资产”。陈明彻正处于归国创业初创期,公司只有12个人,还都是研发人员,到哪里去找 2000万的固定资产?

  陈明彻一心想在国内找到合适的人,运作相关事宜,但不好找。据记者了解,陈明彻现在有三个合作伙伴,其中两个在煤炭行业,另一个在做煤炭和石化行业。合作伙伴有,但市场化路子并不明朗。陈明彻说:“对市场的判断力,还有欠缺,今年,在这方面,我要加强。接下来挑选合作伙伴时,重点要看他们的市场运作能力。”

  “红外瓦斯报警探头”在国内有很大的应用市场,如果能得到相关部门和企业的支持,应该会有不错的产业前景。陈明彻特别希望把自己的技术当做北京市一个很有发展潜力的项目去培育,“这需要相关政策的扶持,光靠我自己干肯定不行。”

  “这么好的技术和产品,中国人自己做出来了,却不能推广。”陈明彻很困扰。他说:“如果当初不做这个项目,去做照明或其他一些短期项目,可能会有更多的收益。我确实不是为了赚大钱,来做‘红外瓦斯报警探头’的。”

  陈明彻告诉记者,他的公司加华博来已经申请了20项国内专利,但如何让这些专利转化成商品,并不容易。陈明彻说,他们的目标,是要打造出中国光电传感和控制技术领域里的一个核心企业。

  陈明彻在国外打拼多年,已被另一种文化浸染,再回到国内重新创业,必然对国内的经济形势和商业环境感觉陌生,因此,运作起来,屡屡感到“水土不服”。

  据统计,自1978年至2003年底,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约70万人,回国人员达17万人。“海归派”已经成了当代中国科教兴国的重要参与者。但事实上,海归们回国后,需要重新熟悉国内的发展现状和适应国内的社会现实。如果不能尽快适应,即使是“海归派”,也可能被现实边缘化。

 

 

[返回目录] [收藏此页]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
网友评论已有0位好友发表评论我要评论更多评论

登陆名: 密码: 教员 学员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