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1日 星期六
学院
 
学院首页 > 大学课程是如何安排的? > •大学嘉年华•
•大学嘉年华•
作者: 来源:第一家教网 日期:2010.04.01  浏览量:5692
上海家教上海第一家教家教推荐阅读!!

 

山西大学vs河南大学


 

过客:谁能说一下山西大学和河南大学哪个更好?

mcwxl123:显然山西大学好了,一百多年的历史了!作为三大学堂(京师大学堂,现北京大学;北洋大学堂,现天津大学)之一的山西大学堂的衣钵传人,山大的实力不容小觑。

俊驹:河南大学也是历史名校呀,地处开封,七朝古都,文化底蕴相当深厚。河大是老牌国立大学,曾经是近代中国最重要的文史研究基地之一。

MadCat12:我觉得河大比较好一些,开封生活节奏很慢,适合生活,物价水平不高,小吃闻名天下。建议文科类考生报考。山大在太原,环境不是太好,污染严重。不过工业基础很深厚,理科类考生可以选择。另外,太原的物价不低。

非常好看:要是从发展来说,还是山大好些,在省会城市,各方面信息、设施都要比一般城市强的多;河大就不同了,在开封,这点就有差距了。

没有星光也灿烂:其实都不错的,山大、河大都是“省部共建”学校,在“211工程”这个问题上,河大和山大的命运,颇有相似之处。

不见就散:河大的外语系英语专业那是相当有名气的,全国排名第五。还有历史学,那是河大的传统优势专业。汉语言文学、化工、自动化专业就业率都很高。

司马:兄弟,山大的量子光学与光量子器件实验室可是国家重点实验室,光学还在全国排名第二呢,仅次于中科大,盖过清华北大,国际上也有发言权的。山大的哲学系也是没的说,被教育部批准为高校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被称为山大双璧的光学、科学技术哲学也都是国家重点学科。

zhauyoung:我认为选择学校的话,一要考虑城市,二不要呆在本地,要多了解外面的世界,开阔一下自己的眼界。


 

(摘编自“天涯社区”)

大学万象

大学堕落街

有一次父亲来看上大学的女儿,特地问:听说你们这有条堕落街?女儿点点头。父亲表情凝重地说:那个地方可千万去不得啊。女儿窃笑……

堕落街其实并不堕落,是大学生们对某条距离校园较近又完全被饮食娱乐化的街道的称谓。

一般大学都有自己的堕落街,而标准的堕落街应该是这样的。往堕落街上一走,整条街遍布了融天南海北各种小吃的小餐馆,也有无数的发型屋、音像店、精品店、杂货小店、网吧、KTV等学生喜欢的场所。而消费你大可不必担心,价格便宜的很,所以堕落街永远比校园里更热闹。

很多大学生吃饭向来都去堕落街德,因为那儿既好吃又便宜。尤其是春夏的夜晚,满街都是夜宵摊子。有新疆的烤羊肉串、西安的腊汁肉夹馍、长沙的臭豆腐、四川的麻辣烫,有现炒时菜,有烤鱼等等。整个夜晚,堕落街都飘着各种又香又辣的味道。这里当然也是放假或平时休闲时,大伙聚餐的好去处。

对了,吃饱了想要去消遣一下的话,这里也有KTV、迪厅等。进去后感觉光怪陆离,好像进了阎王殿,服务生的服务质量也差得令你大动肝火。但是,有所失必有所得,在这里,你可以听到最好听的吉他弹唱。

                                                        (摘编自“百度贴吧”)

大学流行

大学的流行轨迹

上世纪五十年代:阅读外国文学是追求

赵先生(复旦大学新闻系56级学生):记得当时系里经常组织同学批判19世纪资产阶级文学,而课下我们争着抢着看这些外国文学作品。我曾一夜间一口气读完了法国作家卢梭的《忏悔录》。

上世纪六十年代:露天电影是最爱

黄先生(四川大学高分子材料专业61级学生):我上大学时功课很多,比现在的大学生要紧张。不过业余活动也很丰富,学校经常请劳模、先进人物到学校做讲座,当时黄继光的母亲就来过。当时我们学校有成都市最大的电影银幕,每周六放露天电影是大家最盼望的事了,简直是“万人空巷”。

上世纪七十年代:前卫学生爱跳舞

魏先生(山东大学中文系77级学生):我上学的时候刚恢复高考,大家很用功,玩的时间不多。当时社会渐渐开放,已经有一些“前卫”的同学开始学交谊舞了,不过像我这样的还不敢,觉得那是在“谈恋爱”。

上世纪八十年代:流行搞文学

郭先生(东北师范大学教育系81级学生):我上大学时,业余生活比较枯燥,一般就是打篮球、排球等体育运动。不过,学校里的“诗社”“文学社”热闹非凡,校园里才子一大堆。

上世纪九十年代:看外文电影很时髦

刘先生(复旦大学国际经济专业90级学生):我上大学的时候开始出现“打工热”,“不安分”的我就经常去校外勤工俭学挣生活费。在活动方面,当时最热闹的地方是辩论社,这跟我们学校擅长辩论有关。“录像俱乐部”也是个很时髦的地方,一些能耐大的同学总能找来外文的原版电影放给大家看,让我们大开眼界。

二十一世纪:拍DV制作电影

马同学(青岛大学广告系2008级在校生):我们这代大学生接触网络多,也更开放。学校里社团有几十个,有DV社团、电子乐队。我就自己办了一个平面设计工作室,用电脑搞创作。

(摘编自《青岛早报》)

大学往事

N字号,我的南开记忆

1937年我从南开中学毕业后,保送直升到南开大学。同年7月,南开被日军轰炸后,我被困居天津法租界,在江西小学教书。有一天得知在长沙成立了南开、北大、清华三校联合的临时大学,并即将迁校昆明,我喜出望外,立即从天津辗转到昆明就学。1938年取得南开1937年度学籍的资格复学,入西南联合大学理学院地质地理气象学系。当时我们系的仅有六个人的学生注册号是N字头起(西南联大初期,原南开的学生用N字代表,原北大的学生用P字代表,原清华的学生用T字代表)。当时南开学生在西南联大最为活跃。一位清华的同学以赞赏的口吻说过,“你们南开的学生只要有三个人在一起就热闹了,那就是说显示出南开的特色了。”我们几个都非常喜好体育活动,性格也比较活泼。在进行地质实习时,有一次路过一个湖泊,德籍教授米士(P.Misch)跳下去游泳,我们几个南开学生也随他跳下去,而且游得更远,然后兴奋地说:“我们为中国人争了一口气”。

(刘东升,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曾获2003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1938年就读于南开大学)

 

[返回目录] [收藏此页]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
网友评论已有0位好友发表评论我要评论更多评论

登陆名: 密码: 教员 学员
 